孙良诚-孙良诚军衔

xstty 32 0

  他怕连累百姓拒绝住进山洞 担心拖累部队身负重伤后求死

  1943年2月17日至23日,国民党鲁苏战区抗战主力五十一军113师在安丘城顶山与侵华日军独立混成第五、第六旅团进行了一次重大战役。此役歼灭日伪军千余人,但是国民党军队阵亡将士也达460余人,伤者及被俘者数量极大,战区政治部主任周复将军在战役中阵亡。战役失利后,国民党鲁苏战区山东抗战的局面结束。9月1日,记者来到安丘市辉渠镇,探访了当年周复驻扎过的有子山及其殉国的城顶山。

  战役 突围受重伤 怕拖累部队请求部下用枪打死他

  9月1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城顶山旅游生态区,爬上山顶寻找当年周复将军殉国的地方。一个带有“周复将军殉国处”字样的墓碑矗立在最北侧,墓碑前摆放着一束野菊花。时隔多年,这片曾被炮火洗礼、鲜血浸润过的土地,早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度假胜地。站在这里,当年震耳欲聋的枪炮声、血与火交织的悲壮场景也已难寻踪迹。

  “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又居东出平原、西入群山之关隘,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安丘市辉渠镇马湾村69岁村民周绪德小时候经常听家里的老人讲周复殉国的故事。1943年春节过后,日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土桥一茨纠集独立混成第五旅团、第六旅团及独立混成第七旅团两个大队,从青岛、潍县、张店、济南、临沂等地出发,发动“拉网式”大扫荡,企图一举消灭鲁苏战区总部及其主力113师。大战在即,鲁苏战区政治部主任、国民党陆军中将周复誓与来犯之敌决一死战。

  “当时周旋了好几天,最后就到了城顶山,日本鬼子召集了汉奸队好几万人,在城顶山周围打了几天,周复就是在那里受伤的。”周绪德说,当时周复带领的部队弹尽粮绝,为保存实力,他下令各部分头突围,自己亲率部下向山下冲杀,当行至城顶山东北角半山腰时,不幸胸部中弹,随行的政治部机要秘书双凫对周复简单包扎后,背起他就往下撤。

  “周复为了不拖累部队,坚决要求双凫一枪打死他。”周绪德说,在撤往有子山的路上,周复终因伤势严重,流血过多,壮烈殉国。

  遗体 被抬回时地上留下一摊鲜血 葬在了绪泉村

  战斗结束后,双凫将周复遗体运到了有子山上的有子庙,也就是当年周复曾驻扎过的地方。

  据辉渠镇马湾村82岁村民李学仁回忆,城顶山战役爆发前,村民们已经得到了日本鬼子要来大扫荡的消息,纷纷把牲口、粮食、老人和孩子都藏在了有子山的山洞里。当时有人提议让周复也藏到山洞里,但是周复执意誓死保卫国家。

  村民在有子山上躲了几天,日本鬼子进村扫荡时不见任何人,也看不见牲口,气急败坏,便将每家每户的大门、柴禾等搬到了有子山上放火烧了。“当时看到山上着起了熊熊大火,村民们知道日本鬼子走了,才下山回了家。”李学仁说。

  村民们从有子山回家的第二天,村里就有人传言“周复牺牲了”。“得知周复牺牲的消息,大家都很难过。”李学仁说,傍晚,周复的遗体被部下抬了回来。

  “我记得周复运回来的时候身上盖着一块布,脸也被遮盖了起来。”李学仁说,虽然当年他只有9岁,但是他至今清楚记得,当时周复的遗体平躺在一个木头担架上,就放在有子庙的大门口。遗体被抬走时,他亲眼看到地上有一摊鲜血。

  “当时只知道周复被抬走了,具体抬到哪里去,我也不知道。”李学仁说,几天后,他才从大人口中得知,周复被葬在了绪泉村。

  追赠 蒋介石得知其阵亡十分痛惜 追赠陆军上将

  “周复牺牲后,是我四叔组织村里的人把他抬回绪泉村的。”周绪德说,他的四叔叫周文才,是当时绪泉村的庄长。周复牺牲后,四叔连夜派人将他的遗体运回了绪泉村,本来计划第二天给他办个大丧事,但是担心日本人随时扫荡,办大丧事容易走漏风声,便连夜把他埋到了村东的周家老林里。迫于时局,周文才连夜找村里的老石匠刻碑两块,大字“周公之墓”的明碑立于坟前,记有周复生平传略的暗碑埋于地下。

  办理好周复的后事,双凫来到五十一军军部,用密码向重庆发报,报告了周复阵亡的消息。蒋介石得知周复阵亡,十分痛惜,特呈请国民政府明令褒扬,追赠陆军上将,准入忠烈祠。“周复是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众多国民党将领中唯一能称得上是蒋介石亲信的人。”周绪德说。

  周复牺牲的消息在重庆报纸上刊登后,日方才知道在安丘城顶山战役中阵亡了一名高级将领。周复当年在日本留学的同窗好友中,有不少已是日军高级军官,当他们得知周复阵亡的详情,纷纷从东京发电对山东派遣军军部提出责问。

  经过此次战役,鲁苏战区主力——113师元气大伤,特别是张步云、吴化文、厉文礼以及鲁西的孙良诚都投降了日寇,鲁苏战区的局势严峻。为了保存实力,1943年7月,战区总司令于学忠呈请重庆军委会批准,率领五十一军和五十七军南撤至安徽、河南一带驻防,从而结束了鲁苏战区在山东抗战的局面。

  变化 昔日所住石头屋 如今变成大瓦房

孙良诚-孙良诚军衔-第1张图片-西双天天游

  “城顶山战役爆发前,周复带领部队驻扎在有子山上住了半年多,我们是邻居。”李学仁说。

  记者跟随李学仁沿着山路走向有子山,这里有周复当年居住的有子庙。3年前探访时,有子庙还有一些石头屋和用青石砌成的院墙残迹,如今变成了一座瓦房,瓦房屋后留着当年周复所住石屋的石头。“我家就在有子庙西侧。”李学仁说,有子庙中间是朝南的正门,两边分别是东西院,周复当时住在东院的南屋里。如今,李学仁家的石头老屋也仅剩下残缺的院墙。

  马湾村94岁的李世厚是当年正面和周复接触的安丘人中的唯一健在者。城顶山战役爆发前,李世厚常跟两位堂兄去找周复下棋聊天。“周复身穿戎装刚毅英武,着便装时皮鞋大褂,显得文质彬彬,很有风度。”李世厚回忆说。

  追忆 从来不摆官架子 曾想建亲信卫队

  周复虽然是江西人,但祖籍在安丘,在有子山驻扎期间一直想寻根问祖。后来到绪泉村,请出族谱,仔细核对,周复一支果然系出绪泉,不过辈分较低,在21世上。

  “周复从来不摆官架子,来到村里都是以辈分相称。”周绪德说,周复和他的四叔来往比较密切,四叔邀请他到家中居住,他婉言谢绝,怕连累村中百姓。

  “我四叔上山找他,他特意叮嘱警卫兵,不用阻拦,也不用通报。”周绪德说,他听村里的老人说,周复在绪泉村认族后,曾经想选拨周氏青年组建警卫连作为自己的亲信卫队。后来,城顶山战役爆发,此事就搁浅了。 文/图 本报记者 刘燕

  相关链接

  周复与妻子陈景贤的合影。(资料图)

  周复,1900年3月15日,出生于江西省临川县湖南乡沙湖周家村。1924年,考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入伍生队学习。曾任黄埔军校政治部秘书、国民党南京市党部常务监察委员等职,后留学日本。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周复罢读回国。同年3月,周复作为蒋介石亲信,与滕杰、康泽等人一同受到蒋介石召见,在其官邸集会10余次,于同月在南京成立了“三民主义励行社”总部,蒋介石亲任社长,周复任检查会常务检查,并负责该社中央干事会工作,成为蒋介石的心腹干将之一。

  1935年,周复调任国民党南京市党部特派员。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周复积极投入抗日御侮的行列,任抗日战争第一战区政治部中将主任,转战于中原一带。

  1943年2月21日,周复在与日军激战中壮烈殉国,后被追认为陆军上将。

  1995年,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为革命烈士。

标签: 孙良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