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on - Fri : 09:00 - 17:00 西双版纳州景洪市沧江新区宣慰大道
访问手机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153-9393-8078

返回顶部
资讯
资讯
本版暂无简介
共有1万个话题
你经历过哪些最恐怖的诡异的事?(你经历过哪些最恐怖的诡异的事呢) [复制链接]
4 r. j7 \* c% p/ l2 Z9 e

这个村长夫人也是个狠人,都怀胎八月了还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挖出个埋人的大坑,等我们感到的时候,土都填的得差不多了,村长就剩半截身子露在外面我口念咒语,拿着木剑刺向她“我的肚子!啊...”女人刚开始还挣扎哭喊,知道鬼影剥离后才没了动静。

0 N/ I# A: i% d; Z/ C4 K

就在我以为事情结束准备回去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一股莫名冰冷气息,快速汇聚出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旋对着村长夫人而去“糟了!这是...”我娘在生下我的第三天就死了这说起来可能是个悲伤的故事我娘年轻的时候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漂亮姑娘,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叫王江海,王江海父母双亡是个孤儿,但是学习很好非常上进,想要走出大山去做人上人,但是读书是需要钱的,为了成全王江海,本来学习成绩也非常拔尖的我娘辍学,用一担一担粮食一颗一颗鸡蛋供养王江海上学读书,王江海也终于不负众望的考上大学分配了工作。

3 E7 a8 u6 d( a' c0 y V4 `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我娘的苦日子要熬出头的时候,却传来了王江海在城里结婚的消息,我娘受不了这个刺激,一下子就疯了在有一天晚上,我娘穿上自己为自己缝制的大红嫁衣,上了青龙山,赴了死不是在青龙山上跳崖,上青龙山这件事,本身就是必死无疑的。

0 k- }4 d5 G0 r, B

在青龙山上有一座古碑,碑文上有八个字:活人勿进,死人勿葬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活人进去就出不来了,死人葬进去就不详这八字古碑传说中是大明的开国丞相刘伯温亲手立在这里的按照方山县县志上的记载是这样的:大明洪武年间,有九龙拉棺从天而降,降于青龙山,天下能人异士纷沓而来,登青龙山而观九龙拉棺奇景,然而登山之人却无人生还,官府大惊,层层汇报之后,刘伯温亲自赶到青龙山前,他在青龙山山脚下住了一个月,什么也没说,只吩咐人留下这个警示的碑文就离去了。

8 E6 d* z. e: M" u

传说总归是传说,这个古碑是不是刘伯温立的,是不是真的在大明洪武年间有九龙拉棺从天而降,这个谁也说不明白,我曾经查阅了很多资料,从来没有找到在别的资料里有这段时间里九龙拉棺的记载,但是有一点是真的,青龙山真的如同碑文上那样,活人入则不归,死人葬则不详,没有人能活着从青龙山里走出来。

$ i" F# z6 ]% S. J3 `' K: |

所以青龙山在我们这是一个绝对的禁地我娘上了这样一座青龙山,所有人都认为她已经死了本身王江海的事情已经搞的我外公外婆丢尽了脸面,我娘的死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我娘进青龙山之后,我外公外婆用我娘平时穿的衣服给我娘立了一个衣冠冢,之后在我娘的坟前自杀了。

- q+ W9 v2 `. L; N$ s X" _

我舅舅赵建国把我外公外婆安葬在我娘的衣冠冢边上,之后拿刀砍下了三根手指头,在碑上用血写了一个血债血偿之后便离开了村子下落不知很多人都说我舅舅十有八九是已经死了他带着滔天的怨气离开了村子自然是找王江海寻仇。

, b N! d! c$ j% e" Q* h5 i2 U8 M

王江海此时功成名就活的好好的,那不就代表我舅舅已经死了?而就在我舅舅离开的第三年,我娘回来了从青龙山里走出来的,而且这时候我娘大着肚子,身上怀有身孕村子里的人本身都是很同情可怜我娘包括我外公一家的,但是同情归同情,我娘在青龙山里活了三年,并且身上还怀了身孕这件事实在是太邪乎了,他们想搞清楚的问题太多了,比如说青龙山里到底有什么?那么多能人异士都死在里面,我娘是怎么活下来的?更重要的是,我娘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 R6 p( _& Z/ N4 F( j2 @. n' Z

不论别人怎么询问,我娘就是闭口不言下山后我娘也恢复了正常,不再疯疯癫癫的,但就是不开口说话从青龙山出来过了大约七天左右,我娘就生下了我我出生后,村子里发生了一件怪事古代帝王出生时往往会出现祥瑞的征兆可就在我出生的当天,村子里猝不及防出现了一大批黄皮子,闹了鼠疫。

- H: c8 N, V f; d% t

黄鼠狼俗称黄皮子,在农村黄鼠狼是很常见的,有的地方也把黄皮子称为黄大仙,江湖上也流传着很多有关黄皮子的传说人们口口相传的胡黄白柳灰中的黄代表的就是黄大仙传闻固然邪乎,但人们也只是把黄鼠狼当做一种普通动物,而且因为黄鼠狼的皮毛可以卖钱,村民们都自发猎捕黄鼠狼,扒皮换钱来补贴家用。

, ^ {" }7 O1 E* P& a/ D) G* K& i

霜降之后黄鼠狼为了御寒过冬,会长出柔软厚实的新毛,这个时候的黄鼠狼皮毛尤为值钱何为“闹”呢?闹就是指祸害的意思,就像人们常说的闹蝗灾,闹鼠疫在我出生当晚,村子里冒出了成群结队的黄皮子,平日里见人就溜得没影儿的胆小的黄皮子就像有组织有纪律似的直奔村子而来,不仅咬家禽,甚至还攻击人类,整个村子遍地都是黄鼠狼,领头的那只黄鼠狼特别醒目,它的皮毛是白色的,看来已经上了年纪,但莫名给人一种威慑力。

+ T6 P! W7 Z& o* @

这种情形把村里人都吓到了,他们慌里慌张的去求助村里的阴阳先生林更臣林更臣是远近闻名的阴阳先生,出现黄皮子攻击人这等怪异之事,大家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可林更臣看着那些疯狂的黄皮子,止不住地叹气,也不说缘由,更闭口不谈解决方法。

4 e; v5 l) u4 r. d* U

村子里有一个傻愣子,就在这紧迫的时候,他站在村子中间对村民说道:“青龙山,九龙棺,九龙棺里住神仙,神仙与那凡人配,生下孩子是祸端,若是此子尚存世,十方百姓难保全”那声音一听就不是傻愣子呆傻的声音,而是一个阴森毒辣的老太太的音调。

8 f4 J+ D/ {/ \& K9 w3 w. X

傻愣子一本正经的说完这句话,轻蔑的看着慌张失措的村民们,没过一会儿又恢复了原本哈喇子直流的呆傻模样了在这种危险时刻,傻愣子的这句话无疑是平地惊雷,一下就点醒了村民们,再加上他们原本就对我娘在青龙山待了三年且怀了我心存疑虑,村子里闹鼠疫是导火索,十方百姓难保全的性命之忧更是促使无比愤怒的村民们包围了我家,要我娘把我交出去。

' |! n9 f, Q, p) t* }) ]- Y

我娘抱着我跌跌撞撞逃到林更臣家里,她跪在林更臣面前,说出了她回到村子里的第一句话:“更臣叔,娃无辜,救孩子,秀儿以后为奴为婢也要报答您的救命之恩”林更臣思虑良久,看着痛哭流涕、满脸绝望的我娘,还是心软地接过我向我娘点了点头。

2 X+ w' R, S) u' ]

我娘对着林更臣嗑了三个响头表示感激,之后再没有回家,她走到自己的衣冠冢前,毫不留恋地自杀了我娘的自杀并没有缓解黄皮子对村子的进攻,村子依旧深陷危机,村民们的怒火并没有因为我娘的死而平息,反而一直催促着把我交出去。

( @. F* v. Z7 x: K. ?

因此林更臣在我娘自杀的当晚,嘱咐村民们各回各家,关紧门窗,不得踏出房门一步,接下来他一个人走入黄皮子群里面无人知晓那天晚上发生了何事,在第二天天亮,漫山遍野的黄皮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尽管危机已经解决了,但是村民们一致认为是我把黄皮子带来危害村庄的,是个不折不扣的灾星,这次是化险为夷了,那以后难保不会再出现什么灵异之事危及村民,所以还是强烈要求把我交出去。

4 F3 q2 q( U$ V9 c! C

就和他们逼死我娘一样,他们不敢亲手杀了我,就逼迫我爷爷把我丢到青龙山上去,让我这个婴儿自生自灭林更臣的三儿子林破军是村子里的混世魔王,纠结了一帮二流子平日里不干好事,村民们对他是又恨就怕,就在村民们逼迫林更臣林更臣又无可奈何的时候,林破军站了出来,对村民们说道:“建国是我兄弟,秀儿是我妹子,现在我妹子死了,他在临死前把孩子交给了我爹,我爹应承了这件事,我不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他都是我林老三的大侄子,今天谁想让我大侄子死,我就先弄死谁,不怕死可以往前一步试试!”

* L6 r8 s1 Y- a0 W5 |7 C# H& I& L- m

林破军的脾气大家十分了解他这一句话说出来,愣是没有人敢上前一步他们选出了代表来找林破军晓之以情动之以礼,林破军直接一耳刮子把来人抽了出去,他指着来人骂道:“平日里你们一个个的都骂我林老三不是个东西,可是你们看下自己现在干的这叫人事吗?秀儿还不够惨?你们逼死了她还不够现在还要再逼死这个刚出生的孩子?这件事我林老三一口唾沫一个坑,谁要是再敢说这事儿,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 F4 C* k. t" B+ q% v

”林更臣从我娘手里把我接了过来,退了咄咄逼人的黄皮子,算是救了我第一条命林破军从村民的威逼中保下了我,算是救了我第二条命自此之后我便跟在了林更臣的身边,成为我最亲近的人林更臣成了我爷爷,林破军就是我三叔。

; c3 d3 |) l4 b+ s

爷爷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林八千名字取自庄子逍遥游的一句话:古之有大椿者,以八千年为春,八千年为秋,八千二字,寓意我长寿平安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在爷爷收留我的这三年里,龙壶口乡陷入了长达三年之久的大旱当中,庄稼缺水而死,村民们年年颗粒无收,大家食不果腹,饿得面黄肌瘦,村里弥漫着饥荒的恐惧。

# Y, [ |: P' X+ }- r3 g% I5 X! J2 a& X

这时候,大家又回忆起当年被附身后的傻愣子说的那些话了十方百姓难保全,皆因此子是祸端上一次他们肯妥协,一方面是来自三叔的武力压制,另一方面是因为爷爷退了黄皮子,帮村民解决了危机可这一次,大旱三年,大家都面临着被饿死的危险,于是村民们为了切身利益,联合了龙壶口乡三十七个村的百姓前来逼我爷爷把我交出去,认为只有我死了才能保村子平安,人群聚集在家门口,这次连三叔都无法镇住场面。

! F9 u/ C: c. i

我爷爷向这三十七个村的百姓下跪,祈求他们再等等,以半个月为限,如果半月之内还是没有下雨,就把我交出去随他们处置,甚至可以亲手烧死我爷爷毕竟是个淳朴守信的先生,有了这句话,村民们也渐渐散开了,算是卖我爷爷一个面子,也给我最后一个机会。

( R1 `" D! q: y) w; r) @

村民们离开后,爷爷亲笔写了一封信邮寄出去没过几天,一个老道士专门来到了我家看我他一只手抱起我,另一只手放在我的头顶上方并合上双眼片刻之后,我感觉有一股热流通过老道士的手冲进了我的天灵盖,之后传进我身体的七经八脉。

' }" }$ i; a% B+ S' k

老道士摸了摸我的头顶,眼神严肃地看着我爷爷问道:“你想好了吗?确定要这样做?”爷爷认真地点头应答:“姑娘命苦,临终前将孩子托付于我,我定不负嘱托那姑娘带着滔天怨气,只因顾及孩子暂未发作,若此次真的保不住这孩子,那怨气便无人可控,要是秀儿回来报复,恐怕比这三年大旱死的人还要多,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逼死她孩儿的人。

- F) V3 e6 c3 j, F# B

”老道士去我娘的坟前看了看,叹了口气,递给爷爷一把铜钱剑对爷爷道:“我出手救他,第一是看在老瞎子的情面上,第二我也想看看这让天下人苦恼了几百年的青龙山九龙拉棺里面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我就算是舍了自己这一身道行,也只能保他到二十三岁,他二十三岁的那个劫,才是真的生死劫。

' `, N0 G( t; F: E, T# G' v2 t* I

”爷爷抱着我给老道士跪下,他让我使劲儿的给老道士磕头,谢老道士的救命之恩老道士留下那把铜钱剑就走了,上了青龙山,上去之后便再也没有下来第二天,整个龙壶口乡久旱逢甘霖这一场大雨解了龙壶口乡的大旱爷爷告诉我,这场雨是乘风老道人拿命换来的,救了这三十七个村的百姓,当然也救下了我的命。

' @5 g2 Q0 g9 P+ g* S

老道士那把铜钱剑就挂在我家的墙上,我小时候经常拿过来把玩,爷爷说那是老道士的本命剑,老道士九十四岁,铜钱剑上就有九十四枚铜钱,九十四枚铜钱是老道士这一世修行的因果,本该带到阴司去论一世功德造化,却留给我帮我挡了灾难。

4 W8 X; W1 t0 a: B( X* r

生死劫自然是事关生死的劫难,可是我二十三岁到底要经历什么,这谁也不知道我爷爷林更臣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阴阳先生,他为什么会认识乘风道人这样的神仙人物,乘风道人口中的老瞎子又是谁?老瞎子,算是爷爷的半个老师,爷爷年轻的时候家乡里闹了饥荒差点饿死,那个游方的老瞎子用一口窝窝头救了爷爷的命,之后爷爷便跟在这个老瞎子的身边四处游历,说是游历其实是游荡。

8 S5 c9 t( f+ {# ?5 Q4 b$ _9 \, s

老瞎子是个阴阳先生,可是那个年代战火纷纷大多数人命都保不住,谁还有闲工夫去观阴阳之事,所以他们二人过的也是朝不保夕,但是总归是能活命,爷爷跟在这个老瞎子身边,爷爷想要叫老瞎子师傅,老瞎子说他们二人没有师徒缘分不能乱叫,老瞎子又不肯告知名讳,爷爷干脆就一口一个老瞎子的叫着。

8 p. Y1 S8 J( o) H# ~ d) R% `

就这样爷爷一直在这个老瞎子身边跟了七年,虽然这个老瞎子过的也是十分凄苦,可是在爷爷看来这个老瞎子绝对是有真本事的,只有有真本事的高人才能做到老瞎子那样的淡然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淡泊以名利,所以爷爷内心深处其实有个期盼,就是老瞎子可以把自己的一身本事传授给自己。

$ B/ E! m& u4 @1 ^$ J0 X* V" Q+ k

可是爷爷在老瞎子身边跟了七年,老瞎子却在临终前把自己常年带在身边的三本书烧掉了两本,把剩下的一本还有那个贴身带着的铜烟枪留给了爷爷用爷爷的话来说,老瞎子烧掉了那两本书里才是阴阳学上的精华,剩下的这本只是一个浅显的阴阳知识,只能说是入门书籍。

+ e2 _1 E# e' B) ?$ G1 f) C

爷爷每次都说这里的时候,语气都是非常的可惜而为何老瞎子宁愿把那两本书烧掉也不留给自己,爷爷一开始死活也想不明白,后来真的入门之后才知道,真正的阴阳先生,命中必犯五弊三缺,老瞎子是有一身霸道的本事,所以无儿无女身体残疾孤苦无依。

* v" [ [/ @7 W& X8 p3 r7 Z' K0 Y; E4 J

他之所以不传本事给爷爷,是不想爷爷步入他的后尘老瞎子死后,爷爷做了他的抬棺人,之后带着那本书和那杆烟枪继续游荡,后来局势逐渐安稳了下来,爷爷也没有继续过四海为家的生活,就在这青龙山脚下的三里屯定居了下来。

! l( r, x z& J2 I0 W2 v

爷爷选这个青龙山下的三里屯定居,并非是偶然,而是因为老瞎子当年一直在念叨这个青龙山,说青龙山上的九龙拉棺乃是千古疑案,自己若是双眼没瞎的话肯定要过去观气理地,可惜如今双目失明只能成为遗憾后来一直到老瞎子死二人都没有来这青龙山,爷爷来这里,算是完成老瞎子的遗愿。

& X% ?* b2 M- ~9 m1 W3 G# Z

所以说爷爷跟我,对这个青龙山还有九龙拉棺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就在我八岁那一年,终于有人进了青龙山的后山这个人是个逃犯,手上犯了好几条的命案正在被追捕,走投无路之下竟然一头钻进了不归林里,这个人是个穷凶极恶之徒,在临进不归林前还在那八字古碑上写下了一行字:有本事来捉老子!。

9 J, x& h `1 L8 v

警察们一下子来了很多人,面对这个逃犯的挑衅警察也是十分的生气,可是青龙山不归林的名声在整个方城实在是太大了,人人都知道那不归林是活人不进死人不葬,警察们一时之间也只是围在了不归林前不敢进山抓人那带队的警察找到了三里屯的村长陈天鹏,陈天鹏带着他找到了我爷爷,毕竟我爷爷是村子里的阴阳先生,涉及到了这方面的东西总要找人来问一下。

/ C6 w$ A- d7 c) J

那个吴队长也是十分的为难,青龙山后山有进无回这谁都知道,但是逃犯进去了总得要抓吧?总不能给上面打报告说那逃犯进了不归林里必死无疑也算是罪有应得这样结案吧?所以他找到爷爷问爷爷这个本地的风水先生能不能帮忙让警察们安全的进去抓人,或者是把那个逃犯给弄出来,实在不行尸体也行,对此爷爷自然是爱莫能助。

, q% k5 N! z3 M6 M7 M. h

就在第三天来了一个人,这个人长的白白净净的戴着一副眼镜,一来就把吴队长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他们是人民警察,怎么可以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还说这是大上司亲自督查的案子,必须要马上破案吴队长没办法,只能安排了一批手下人进不归林里抓人,被选中的那几个警察脸都白了,吴队长也是气的双眼通红,他把我爷爷拉到了一边道:“这狗东西为了自己的官帽子是要把兄弟往死路上推,老先生,我们是吃这碗饭的,穿了这身衣服这件事就必须要办,可是这几个弟兄都是拖家带口的,到这个时候了,就当我求你,您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活着出来,我吴少华给您做牛做马都行。

5 M6 u) Q7 G) C. W# Y1 S

”爷爷叹气道:“吴队长,我是真没办法,这样,我只能做几个平安符让他们戴着,估计是没有什么用,只能让同志们心里多点底气”吴队长点头道:“谢了”之后,这几个被选中的警察荷枪实弹,兜里揣着爷爷给他们画的平安符跨过了那八字古碑,走进了这不归林中,他们身上都挂着对讲机方便随时跟外面联系,这时候村民们都被隔离在外面,我是因为爷爷的关系才有机会站在近处看,吴队长拿着对讲机死死的盯着那个不归林里面,爷爷一脸的凝重,人群中或许只有那个眼镜男一脸的轻松。

3 N4 X5 ]4 A& `# C0 I: y5 @8 `

一开始,吴队长跟他们沟通,那几个警察还回应安全,说里面一切正常,可是忽然的,那对讲机里出现了巨大而噪杂的电流声,那电流声非常刺耳,直让人耳膜发颤吴队长一下子慌了,对着对讲机叫道:“小刘!怎么了?小刘怎么了?你回答!”。

3 v; C$ l0 n! h1 W

可是那刺耳的电流声还在继续,对讲机的那一边似乎夹杂着几个警察的呼救声,可是警察的声音在那噪杂无比的电流声中显的非常的微弱,我吓坏了,躲在爷爷的怀里一动不敢动大概过了三分钟,电流声忽然消失了,吴队长满头大汗面色惨白的对着对讲机道:“小刘?你们还在吗?还能听到吗?”。

0 [2 J+ A6 i) p! u# a$ W

可是对讲机的那一边,却再也没有声音传来,对面是让人感觉到窒息的死寂“吴少华,你愣着干什么?那逃犯手里有枪!是不是他们遇到了逃犯,快派人增援!”那眼镜男对着吴队长叫道吴队长把对讲机往地上一摔,红着眼睛指着那眼镜男道:“我增援啥!你到底还想让老子死几个弟兄!”。

" S' i5 D' H# W: n# p3 {! G9 _

吴队长说完,蹲在地上抹起了眼泪,那些警察也都各个红了眼睛,那眼镜男大怒道:“吴少华,这是命令,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吴队长抬起头,死死的盯着他道:“你再说一句,老子现在就毙了你!”可能是吴队长的脸色太过吓人,眼镜男也吓的不敢说话,此时我虽然害怕,心里却对这个眼镜男恨的牙痒痒,正是因为他的瞎指挥,让这些无辜的警察进入了禁地丢了性命!

) [: s& J& E& I! k& Y+ _

爷爷抱着我默默的下了山,帮不上这些警察的忙,爷爷也十分的愧疚自责,到了晚上的时候,爷爷准备了一些香表纸钱在院子里焚烧,也算是祭奠那些牺牲警察的在天之灵第二天村子里来了很多军车,车上下来的不再是警察,而是穿着军装的士兵,警察们退下了山,算是士兵接管了这件事,我爷爷担心再出现伤亡,就找到了吴队长问什么情况。

' z9 W8 \; t3 e5 R1 ~* z

吴队长道:“以前只是进去一个逃犯,我本想着在这里守几天再想办法结案,毕竟那逃犯进去也是必死,可是那人非要逼着几个弟兄进去送死,这件事自然就闹大了,上面的人接手了这件事,老先生你不用担心,我听说上面的找了一个特别厉害的人,应该能对付这青龙山里的东西,但愿小刘他们几个还活着。

7 {, J! g9 G1 G+ E5 d; S; B U

”吴队长说着说着,眼睛就又红了而我此时,也看到了吴队长口中那个特别厉害的人,在那一群荷枪实弹的人当中,穿着中山装的他实在是太过显眼,这个人身材高挑,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看起来非常的帅气,走起路来也是虎虎生风,整个人给人非常自信的感觉。

' G) N& r, b3 I5 X9 O/ j$ ?% {, y1 i

我心中忽然燃起了希望,希望这个人真的可以打开青龙山后山的真相,可惜的是这一次并不是吴队长带队,士兵们在山脚下戒严了,我们不能上山去看凑巧的是,过了没多久,有一个战士下山对吴队长道:“上面说让你找一个熟悉本地情况的本地人上去。

3 B$ L7 N. [' J# w" n% i& `' @

”恰巧我们就在吴队长的身边,吴队长招手道:“老先生,请”爷爷抱起了我,对吴队长说道:“我想带着孩子”吴队长愣了一下道:“老先生,这次去指不定遇到什么事,吓到孩子就不好了吧?”爷爷道:“这孩子从小跟着我,不能离开我半步。

: L6 r7 g( y5 j

”吴队长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在上了山之后,近距离的看这个中山装,哪怕我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也觉得这个人长的真的帅,而且是很有男人味的那种帅气,爷爷对他介绍了一下青龙山后山的情况说完之后他点了点头道:“谢了老先生。

; |& g( `& C* K6 Y6 X4 e

”中山装招了招手,士兵们抬来了一个箱子,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秘密武器,结果士兵们安装好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个供桌士兵们把这个供桌在那个古碑之前摆好,退到了一边中山装走上前去,点上三支香,轻轻的插在了这个香炉上。

X/ Z1 w4 V+ k. Z

我不禁想这跟我想象的奥特曼打怪兽的场景实在是差太多了!就这样就可以对付青龙山后山的山鬼了?中山装没有其他的动作,他站在祭坛前,死死的盯着那三根香“观香术?”爷爷低声道“什么是观香术?”我连忙问道“我听老瞎子说过,有句话叫做观香术,看香火,仙家点香看事,香火通灵查三界,在北方的一些地方有人擅长用观香之法,通灵的先生会在家里敬奉四方诸神,若有人前来问询事宜,先生便让此人在诸神之前敬香,你想要的答案便会在那香火燃烧和香灰掉落之中显现,当然寻常的人看不懂其中关窍,只有通灵的先生才能读出其中意义,那香便是神与人沟通的媒介桥梁。

2 i2 c0 C1 b, E. j& H2 h0 Z

不过老瞎子也说了,一般这样的人请的都不是正神而是偏神,所以这观香之法,东北的出马弟子用的比较多”爷爷说道我听的一知半解,只感觉非常神奇,就问道:“那这个人在观香问什么?”爷爷摇了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

; J0 D: i; v0 J" i) v

爷爷的这句话刚说完,爷爷猛然的抬头看向了那不归林的方向,我顺着爷爷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在那不归林的后面好像是有一团黑色的雾气正缓缓升起,那一团黑气当中仿若是包裹着什么东西,那黑色的雾气正朝着不归林的方向移动,随着黑气的移动,那不归林里的树木也在左右的摇晃!

" u: [* c. a6 Z3 v- H

我张大了嘴巴,刚刚信誓旦旦答应的爷爷不害怕,此时却吓的浑身颤抖,而随着那树木的移动,我听到有一阵阵脚步声正由远及近的从那不归林的方向袭来,仿若是一个庞然大物正在穿梭于不归林中,又像是有千军万马朝着我们冲来!

& A7 y' d! S5 l; W- J5 _

这个诡异无比的场景自然不只我们爷孙来看到,那些戒备在这里的士兵瞬间举起了枪,对准了那不归林的方向,我躲进了爷爷的怀里,却忍不住抬起头看那个我视为英雄的中山装,这一看,我却发现那个中山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在了那个供桌的前面,他不停的冲着不归林的方向磕着响头,嘴巴里念念有词,他的语速很快,像是机关枪一样的吐着我听不懂的话。

" e7 q$ ~' A! j% Q+ `' D' T/ V

“老弟,你说句人话嘛,我们要怎么做?打他个人的还是?”一个上司模样的人焦急的问中山装道那个中山装抬起了头道:“所有的人退下山去,惹怒了他,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死!不管听到什么声音发生了什么,一律不准回头不准再上山!记住!千万不能回头!”。

6 Q* O2 u3 k1 S1 m3 f

“那你呢?”上司问道“我没事,快下山!”中山装吼道,此刻我听那脚步声还有那朵黑云,已经漂到了不归林的中央部位“下山!都给我下山,不准回头看听到了没有!”上司立马下了命令,那些士兵们各个训练有素,立马开始撤退下山,吴队长拉着我爷爷,我爷爷抱着我也开始往山下跑去,吴队长一边跑一边道:“这青龙山里的妖怪好生厉害!军分区请来奉若上宾的高人竟然也拿他没有办法!”。

" e5 ~4 |0 d8 ^4 n4 p

我们就这样匆忙的下山,而此刻的山上却忽然起了狂风,转瞬之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磅礴的大雨几乎是接踵而至,爷爷抱着我抬头看着天,念叨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妖怪,竟然能引的天降异象?”“爷爷爷爷,那个叔叔不会有事吧?他能对付这么厉害的妖怪吗?”我担心的问爷爷道。

3 x$ K5 i) g! i/ G2 o

“应该不会有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他跪地念叨的是阴文,是早已失传的跟鬼怪妖邪交流的文字我只是听老瞎子念叨过,这话连老瞎子都不会说,没想到他那么年轻竟然有如此的本事”爷爷道大雨倾盆而下,下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下的路面泥泞不堪,我们跑的非常狼狈跑到了半山腰的拐角,我对青龙山前山也是非常熟悉,我知道这个地方是最后一个回头可以看到不归林前古碑的地方,只要过了这个拐角就定然什么都看不到了,我心中既担心那个中山装的安全,又好奇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他现在是在跪着,还是在跟那个妖怪打斗?我心里无比的挣扎,最后我决定看一眼,只一眼,要是不看一眼我想我以后睡觉都不会踏实!。

, C( @' q+ l- f& {

我悄悄的抬起头,眼睛从爷爷的肩膀处伸出来,望向了那石碑的方向我看到了那个中山装,此刻站在大雨中的他,脱掉了上衣,在他的身上,环绕着一条青龙此刻的他,没有跪,而是站在那里而在石碑的前面,那黑色的雾气,凝聚成一张巨大无比的鬼脸。

" }( d+ s. l, Z) l q! E. n9 K

站立的赤膊的中山装,抬着头,正与那巨大无比的鬼脸对峙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一个身环青龙的人,与一个比他高大无数倍的鬼脸对峙抗衡,气势不输半分!那中山装猛然的一跺脚,似乎要跟那个黑气凝聚的鬼脸决一死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爷爷的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摁下了我的脑袋,爷爷怒斥道:“看什么?你不要命了?!”。

' f$ W- m: m& ]$ P

爷爷摁下了我的脑袋,抱着我火速的下了山,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担心的看着半山腰的方向,可是这个地方却看不到那个中山装的身影,大先生急的团团转,让士兵们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冲上山去救人,就这样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那中山装摇摇晃晃的下了山,遗憾的是他已经穿上了衣服,身上也看不到那条青龙。

" b5 X, G; {$ ~( j: Q, @

下了山之后他似乎非常的累,一头钻进了军车里,过了一会儿大先生下令军队的人也要撤了,这时候我爷爷抱着我看着吴队长道:“吴队长,借一步说话,你是不是想让你的弟兄们活着回来?”吴队长立马激动了起来,他看着爷爷道:“老先生何出此言?您不是说没有办法吗?”

; c, q% F1 h- I: H, M) i

“三日之内,你让这个穿中山装的人单独来见我,我便想办法救出你的那些弟兄这件事,我希望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爷爷一脸凝重的对吴队长说道吴队长肯定是想他的那些弟兄们能够救出来的,听了这话之后立马开着车去办事,吴队长走后我问爷爷道:“爷爷,你要是能救那些警察为什么不肯早点帮忙呢?那些警察叔叔也挺可怜的。

8 n- ~, V% C. c1 s- `. R

”爷爷摸着我的头道:“孩子,乘风老道士保你到二十三岁,我总要找个人帮你渡那二十三岁的生死劫啊!”吴队长是个有办法的人,第二天早上我刚睁开眼就看到那个中山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们的屋子里,他正站在墙边看着那挂在墙上老道士留下的九十四枚铜钱剑,这个中山装现在在我的眼里已经是个超级英雄一样的存在,所以在看到他的时候我十分紧张的道:“叔叔,我爷爷去地里干活了,说是太阳出来就回来,要不我去地里叫他?”

- U. @: A1 T, A" e

中山装回头看了看我,对我笑了笑摇头道:“没事,我可以等他”过了大半个小时,爷爷扛着锄头回来了,看到中山装,他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去泡茶,泡好了茶之后,俩人就坐在桌子边一开始谁也没有说法,过了一会儿,中山装说道:“在山上的时候,我听见你起老瞎子,说老瞎子告诉你观香术乃是请偏神,这个见解非常独到,可否详细说一下老瞎子?”。

5 s- H6 f+ f! J' S c

“我知道,老瞎子就是我爷爷的半个师傅,是个阴阳先生”我道“孩子说的没错,我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他,跟着他闯荡江湖了些年,没学到什么本事,就在这青龙山下给乡亲们看个风水啥的,年轻人,莫非你认识老瞎子不成?”爷爷拿起铜烟枪抽了一口烟道。

' F/ r- o) i8 e) e4 ]0 o% R

那中山装的眼睛落在爷爷的那杆铜烟枪上,我看到有一丝震惊从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不过他立马就恢复了平静点头道:“不认识,我只是听我师傅说过,江南有个刘瞎子,半疯半魔半神仙,我以为是同一个人,想必是错了”爷爷笑道:“先生您是少年英才,想必尊师更是神仙中人,老瞎子只是个走江湖卖把式的,没有几斤真本领,怎么会与尊师结交。

! F$ K" S9 x' b7 u

”中山装看了看我爷爷,点头道:“可能是吧我听吴队长说,你有办法救那些进了青龙山的警察?”“不是我能救,而是他能救”爷爷笑着指了指我道我吓了一跳,那个中山装也是吃了一惊道:“他?”爷爷站了起来,噗通一声给这个中山装跪了下来道:“实不相瞒,这是个苦命的孩子,他的亲娘曾入青龙山后山三年而出,四个月后生下了他,之后她的亲娘便含恨而死,此子命格奇特,但于天地而不容,龙虎山的乘风老道曾留下本命剑,护这孩子二十三年阳寿,今日斗胆,请先生护这孩子余生周全。

$ j2 V% x3 m! T/ X6 k' l

”中山装猛然的站了起来,他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那手指死死的扣在了我的脉搏上,这下我真的吓住了,慌忙向爷爷求救,爷爷却对我摇了摇头道:“八千,你别怕”那中山装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我的脉搏,我觉得有一丝凉气从我的脉搏进入我的身体,游遍我的全身再次的从脉搏里游了出来。

/ P. c# H( A0 I6 k) O

过了一会儿,他松开了我的手冷笑的看着我爷爷道:“你好大的胆子!别说是你,就是那江南的刘瞎子还活着,也不敢让这孩子活命!”爷爷磕头道:“非我老汉有何私心,实在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她的娘亲秀儿又是极其孤苦之人。

) N) Y, `0 U2 d) ^2 o

我实在是心生怜悯,这才留下孩子的性命”“你以为拿那些警察的命跟我做这个交易我就会同意了?你疯了,我没疯!”中山装说道,说完他直接就要离开家里“先生!我有三子一孙,虽不成器,却不缺抬棺之人,这孩子虽然顽劣了点,心性却也伶俐,若是先生不嫌弃,可以带在身边,哪怕是当个使唤的书童也好。

+ `6 u& j3 z' J- L" d

”爷爷把脸深深的埋在地上对中山装叫道中山装缓缓的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我道:“孩子我不带走,先跟在你身边,等需要的时候我会过来”爷爷再次磕头道:“林更臣谢过先生!”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林老汉,我不是占人便宜的人,既然你先帮我养着这个孩子,我便也帮你养一个孩子,我听人说你有一个亲孙子,先天智力便有些问题,我可带走帮你抚养,也算还你暂带林八千之恩情,不知你可愿意。

1 N- m- R# ?! G, p3 h; q

”早前就曾说过,阴阳先生命中注定五弊三缺,爷爷虽然只学了老瞎子留下的那本入门古书,依旧犯了五弊三缺,所谓的五弊三缺,五弊指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指钱权命奶奶在剩下三叔之后便大出血死了,留下爷爷独立抚养三个儿子,老而无妻为鳏,爷爷便犯了鳏字。

3 I$ L8 n5 P8 T: X$ q+ P9 F

之后二叔在幼年的时候走失,剩下了大伯跟三叔,三叔是个混世魔王,一直不肯成家就知道打架斗狠,而大伯虽然是村子里的小学老师过的相对平静,可是大伯家的独子也是林家唯一的后人却智力有点问题,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傻根儿,爷爷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踏入了这一行所致,所以爷爷一直对三叔出去混社会十分的反感,他害怕哪一天三叔就横尸街头。

& I& R2 l6 F( P; f3 k1 p3 `

此时中山装竟然开口要带走傻根儿,爷爷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站了起来道:“先生稍等”爷爷几乎是跑着出的门,不一会儿便带着傻根儿来到了这个中山装的跟前,后面跟着我大伯还有不停抹眼泪的大娘,爷爷抱着傻根儿直接递给了中山装,傻根儿拖着鼻涕在傻笑完全不知道要经历什么,看到我他咧嘴一笑道:“弟,喏!吃糖!”。

! P. `, K+ g. }. y: r8 J/ p: C

村子里的人都说林更臣有俩极品的孙子,一个是个傻子,一个是个孽障我跟傻根儿自然也就是村子里孩子欺负的对象,傻根儿爱笑,不管别人怎么欺负他他都带着笑,但是谁要是欺负了我,傻根儿便会跟谁打架,他人高马大又一股子的蛮力,寻常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 ~# S& H4 E. Z& C

在他的世界里,欺负他可以,欺负弟弟不行看到中山装要带走傻根儿,我跑过去哭着抱住了中山装的腿道:“不要带走我哥!不要带走我哥,我不用你救我了,你让我死了好了我求求你!”爷爷把我拉到了一边,红着眼睛看着中山装道:“我这傻孙子能跟着先生你,也算是他的福分。

' ~6 D5 M1 F- k

”傻根儿看到我哭,他立马拉下了脸,一拳头就对着中山装的脸上砸去中山装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他便无法动弹分毫“这孩子叫什么名字”中山装问爷爷道“林昆仑”爷爷道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我走了”中山装就这样抱着傻根儿上了车,爷爷捂住我的嘴巴,我大伯死死的拉住痛哭的大娘。

3 k+ |. o) y$ c; P6 A* K2 ?

我们就这样看着那辆军车绝尘而去却又无可奈何,直到那汽车消失于我的视野当中爷爷这才松开了我,我立马就追了出去,追到村口我无力的跌倒在地上放声痛哭爷爷走上前来抱起了我,我哭倒在爷爷的怀里大叫道:“爷爷,八千再也没有哥哥了!再也没有能为八千拼命的哥哥了!”

5 C1 A: y2 F- ~/ n6 I+ z# `4 @& @" z

我感觉到爷爷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抬起头看到爷爷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爷爷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我道:“孩子,不哭,十世人两兄弟,你跟昆仑永远是亲兄弟,别怪爷爷狠心,不管是他现在带走昆仑还是你在二十三岁那年跟他走,对于你们兄弟俩来说都是好事,是天大的机缘。

7 o6 `& X6 V# r# ]- s! t

要怪你就怪爷爷,是爷爷没本事不能护你们兄弟俩周全”看着满脸泪痕的爷爷,我又说不尽的心疼,我伸出手擦干了爷爷的泪道:“爷,不哭,八千不哭,你也不许哭”“孩子啊,爷爷知道你心里苦,村子里的人恨不得你死,孩子们每一个都欺负你,嘲笑你有一个苦命的亲娘,咒骂你是山鬼的野种,可是孩子,你要记住,你今日所经受的一切苦难都是老天爷欠你的,你早晚要加倍的从他那里拿回来,老天爷不让你活着,你偏要活给他看,不仅要活着,更要活的漂亮,要出人头地!今天所有看不起你羞辱你的人,迟早有一点要跪在你的脚下。

m Z% {/ ~: A7 N6 A

”爷爷抱起了我道我咬着牙点了点头爷爷擦干了泪抱起我回到了家,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吴队长正在院子里急的团团转看到我们进来,吴队长走上前来道:“老先生,我已经按照您说的带那个中山装来见您了,您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找人带上话,您说救出我弟兄那件事儿?”。

% A# u5 D1 O- |2 X; }6 W M

爷爷点了点头道:“吴队长你放心,这件事老汉自然是不会忘,但是咱们话说在前面,这件事我尽力去办,若是救不出来你的那些兄弟,老汉我自当赔罪,若是侥幸救出了那几位同志,我希望吴队长能帮老汉我保守这个秘密,他人要是问起来了,你就说是那个中山装帮忙救的人,如何?”

& a$ U( E- w- g7 k

吴队长点头道:“明白,我明白”爷爷道:“今夜子时,你在山下等我”当天晚上,爷爷便抱着我上了山,吴队长则开着车在山脚下等我们,上了山之后看着那幽幽的密林,还有那耸立的古碑,再想起前两日我看到的巨大的鬼脸,我心中难免有些害怕,爷爷把我放在地上,他跪在地上撒了一把纸钱,朝着不归林的方向叫道:“山下有女,入山三年,三年而归,生下幼童,托付于我,取名八千,八千年幼,生死两难。

2 ]) v- f* ?7 @" `2 T2 o

”爷爷说完,再撒了一把纸钱,对着那不归林磕头道:“今日找到有缘之人,肯帮八千排除艰险,有望在这人间生还,希望你给孩子留条活路”“八千,跪下磕个头吧”爷爷说道我其实是有一万个不愿意,爷爷说的话让我心里十分难受,我想起了村外的三个坟头,想起了村子里指着我骂孽障的流言蜚语,这一切都是拜那个负心汉还有山中的这个妖怪所赐。

7 M6 ~9 O0 J9 u- Y

可是再一想,那些警察叔叔为了任务进入山林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的家人现在肯定哭干了泪水,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待哺的婴儿定然也是极其可怜想到这里,我缓缓的跪了下来,但是我在心里告诉我自己,我今天跪下来不是求他救我,而是求他放过那些警察叔叔。

# c# d: y1 F4 w( H1 G' A9 O y6 l+ V

我跟爷爷就这样跪在这里把头伏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不归林里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我抬起头顺着脚步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是吓了一跳,只见有五个警察正排成一排,缓缓的从不归林的方向往外走来,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有着惨白惨白的脸,身上更是泥泞不堪,看起来如同是行尸走肉一般。

- e' a; B/ ~ S( ?$ T) U8 k# e

哪怕是他们跨过了古碑经过我们身边,眼神依旧呆滞,如同是几个死人爷爷大喜,拉着我给不归林的方向磕头道:“谢了”说完之后,爷爷拉着我,跟在这五个警察的后面缓缓下山,那守在山脚下正坐立不安的吴队长在看到我们下山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显的是那么的不可置信,之后火速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吴队长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双眼通红的道:“老先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任何用的上我吴某人还有我们兄弟的地方,万死不辞!”。

% J' R+ }; O7 s

爷爷掺起了吴队长道:“不用谢,这几位同志有你这样护犊子的上司也是他们的幸事”吴队长站了起来,叫了几声这几个警察的名字,可是这些警察都站在山脚下,不动也不回应,吴队长推了推他们他们也是毫无反应,吴队长不由担心的问道:“老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2 I! n/ J& ?6 B" |8 V) X5 |/ a

“他们本身已经死了,三魂七魄已经离体,如今魂魄刚归,如同人大梦而初醒,你带他们回去,待明天鸡鸣三晓便能正常醒来,只是要魂魄刚刚归体难免六神不安,最近要注意休息,切勿受了惊吓”爷爷说道吴队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抱起这五个警察放在警车上,可以看的出来吴队长现在是难以掩饰的激动,他对爷爷说道:“大恩日后报,我先带他们回去了。

/ u9 D. @0 `0 @5 n8 c& v/ y, z

”“回去吧,记得你我之间的承诺,此事万万不可对外人外泄,不然老汉我定然终生不得安宁”爷爷说道“您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会对外人说起今日之事!”吴队长点了点头发动了汽车看着吴队长汽车逐渐远去,爷爷抱着我,低声念叨道:“但愿今日的这桩善缘,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三叔一命。

l% B& a9 ~8 K

”这次经历并没有帮我解开青龙山后山那神秘无比的面纱,不过我也知道,这个几千年的难题并非是一朝一夕能够揭晓答案的,而这个中山装的出现,一方面算是应承下了我二十三岁那年的生死劫难,另一方面他打开了我原本迷茫而幼小的心扉——我本身过的极其茫然,我有着不可告人的身世,这个身世让我内心非常的自卑,同样的我心里也藏着血海深仇,虽然爷爷一家都很疼我,但是有些东西并非是别人可以代替,比如说母爱。

( j& Z! a. z3 d

还有他人看我时候那厌恶的表情,这些东西都让年幼的我不知所措我跟中山装接触的并不多,可是他的自信和强大毫无疑问的深深感染了我,我回头看到的那一幕青龙环身无数次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让我内心无比的激荡沸腾在青龙山上,他面对的是高大于他数倍的巨大鬼脸。

- E- p1 b. {' \* ^6 i9 ^

我要面对的,则是让我压的喘不过气的心魔只有做到他那样强大,才能淡定从容无所畏惧所以我决定,在课余的时间跟着爷爷学习玄学方面的知识,爷爷自然也乐意教我,他说现在打好基础免得以后中山装来带我走的时候一问三不知,至于中山装的身份我跟我爷爷也探讨过,爷爷也不能拿定主意,只是他说那个人年纪轻轻那么厉害肯定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师门传承,而看大先生跟他的关系,似乎他也有很深的背景,很有可能是来自于某个神秘的机构,爷爷当时没有明说,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神秘的机构,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龙组。

! C' Z2 Y, t# h" E

玄学分为“山医命相卜”,看似分为五支,实则万法同源,根源都是来自于阴阳五行的大道理论,传说皇帝当时得九天玄女相助,传授天书破蚩尤的妖术,皇帝平息内乱之后,命仓颉造字,将九天玄女所传授的天书内各种秘术记载了下来,这本书就叫做《金篆玉函》,这本《金篆玉函》乃是玄学的根源,在五千年历史的流传当中,后有很多玄学门派能人典籍传世,比如说《梅花易数》《纳甲断易》《六壬神课》,还有大家非常熟悉的《太乙神数》《奇门遁甲》等等。

3 C3 g4 f) i0 L

爷爷的那本泛黄古书,其中山医命相卜皆有涉猎,而爷爷平日里在地摊上淘回来的书籍也是五花八门种类繁多,但是正如爷爷所说,这些东西都是入门类的书籍,就算是把他所有的书全部吃透怕是也难以在玄学一途上登堂入室,不过做为基础倒也绰绰有余。

}9 ^* K& g7 n: d$ B

我每天除了上学写作业之外,大多时间都泡在房间里读爷爷的书钻研玄学之道,毕竟我就算是出去玩也没有小伙伴们愿意跟我玩中山装后来来过一次信,他没有提及昆仑的情况,信里只有一行字:任它风雨飘摇,任它跌宕起伏,任它群魔乱舞,我自岿然不动,我自心若磐石。

5 G9 I5 J( G1 z- l+ {* J! A

看完中山装的这行字,我瞬间泪泪满面谁能理解一个孩子被所有的人认为是该死的孽障?谁又能理解在学校被所有的人孤立被同学们无尽嘲笑的场景?我也想有几个朋友,可以在课余的时间里去跟同学朋友玩耍,可是谁肯陪一个山鬼的孩子玩呢?。

7 s6 r3 j5 X( f& D) X( F2 `: a' j

我醉心于爷爷玄学的书籍,一放学就把自己关在爷爷的房间里,别人可能以为我是爱好,可是我不把自己关在这里我又能去哪里呢?爷爷是很疼爱我,可是有些东西是别人无法去替代的,看着别的孩子有父母疼爱,我又有多少次去跪在我娘的坟前痛哭叫着我从来没有喊过的妈?

" W8 i P* _4 L" u$ W, U3 c" ?* G, }

中山装的这行字,恰恰说到了我心里最为脆弱最无助的地方,这个算起来只能算是一面之缘的中山装无疑再次的给我指明了方向让我在如此的困境中怎么样坚持自己的心态岿然不动,心若磐石!我把中山装的这封信贴身收好,之后在我床头的墙上写下了一行字:。

5 A3 }; }5 L. v: O

浮世万千于我如历练,如是我闻,终要成佛未完待续~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作品:《棺中人》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每日鬼话】我娘在生下我的第三天就死了这说起来可能是个悲伤的故事。

2 H# c5 A% j$ ^, s/ P- h* o

我娘年轻的时候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漂亮姑娘,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叫王江海,王江海父母双亡是个孤儿,但是学习很好非常上进,想要走出大山去做人上人,但是读书是需要钱的,为了成全王江海,本来学习成绩也非常拔尖的我娘辍学,用一担一担粮食一颗一颗鸡蛋供养王江海上学读书,王江海也终于不负众望的考上大学分配了工作。

" b2 }( n3 L7 b5 m3 o8 G" f+ C; K8 t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我娘的苦日子要熬出头的时候,却传来了王江海在城里结婚的消息,我娘受不了这个刺激,一下子就疯了在有一天晚上,我娘穿上自己为自己缝制的大红嫁衣,上了青龙山,赴了死不是在青龙山上跳崖,上青龙山这件事,本身就是必死无疑的。

N# p/ D5 H- \$ `; |6 x

在青龙山上有一座古碑,碑文上有八个字:活人勿进,死人勿葬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活人进去就出不来了,死人葬进去就不详这八字古碑传说中是大明的开国丞相刘伯温亲手立在这里的按照方山县县志上的记载是这样的:大明洪武年间,有九龙拉棺从天而降,降于青龙山,天下能人异士纷沓而来,登青龙山而观九龙拉棺奇景,然而登山之人却无人生还,官府大惊,层层汇报之后,刘伯温亲自赶到青龙山前,他在青龙山山脚下住了一个月,什么也没说,只吩咐人留下这个警示的碑文就离去了。

4 g3 E$ h# ?- c$ p% v

传说总归是传说,这个古碑是不是刘伯温立的,是不是真的在大明洪武年间有九龙拉棺从天而降,这个谁也说不明白,我曾经查阅了很多资料,从来没有找到在别的资料里有这段时间里九龙拉棺的记载,但是有一点是真的,青龙山真的如同碑文上那样,活人入则不归,死人葬则不详,没有人能活着从青龙山里走出来。

; c) _. E; A" ?& ^) j4 R

所以青龙山在我们这是一个绝对的禁地我娘上了这样一座青龙山,所有人都认为她已经死了本身王江海的事情已经搞的我外公外婆丢尽了脸面,我娘的死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我娘进青龙山之后,我外公外婆用我娘平时穿的衣服给我娘立了一个衣冠冢,之后在我娘的坟前自杀了。

/ I `# Q9 J7 u& \0 g% l1 D2 N

我舅舅赵建国把我外公外婆安葬在我娘的衣冠冢边上,之后拿刀砍下了三根手指头,在碑上用血写了一个血债血偿之后便离开了村子下落不知很多人都说我舅舅十有八九是已经死了他带着滔天的怨气离开了村子自然是找王江海寻仇。

# q6 c/ r- f: n

王江海此时功成名就活的好好的,那不就代表我舅舅已经死了?而就在我舅舅离开的第三年,我娘回来了从青龙山里走出来的,而且这时候我娘大着肚子,身上怀有身孕村子里的人本身都是很同情可怜我娘包括我外公一家的,但是同情归同情,我娘在青龙山里活了三年,并且身上还怀了身孕这件事实在是太邪乎了,他们想搞清楚的问题太多了,比如说青龙山里到底有什么?那么多能人异士都死在里面,我娘是怎么活下来的?更重要的是,我娘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4 I9 { z2 }+ y1 O( S

不论别人怎么询问,我娘就是闭口不言下山后我娘也恢复了正常,不再疯疯癫癫的,但就是不开口说话从青龙山出来过了大约七天左右,我娘就生下了我我出生后,村子里发生了一件怪事古代帝王出生时往往会出现祥瑞的征兆可就在我出生的当天,村子里猝不及防出现了一大批黄皮子,闹了鼠疫。

( F" H8 m2 z# J; A4 v

黄鼠狼俗称黄皮子,在农村黄鼠狼是很常见的,有的地方也把黄皮子称为黄大仙,江湖上也流传着很多有关黄皮子的传说人们口口相传的胡黄白柳灰中的黄代表的就是黄大仙传闻固然邪乎,但人们也只是把黄鼠狼当做一种普通动物,而且因为黄鼠狼的皮毛可以卖钱,村民们都自发猎捕黄鼠狼,扒皮换钱来补贴家用。

+ |- J2 G H4 X& c+ N2 d: ~* q

霜降之后黄鼠狼为了御寒过冬,会长出柔软厚实的新毛,这个时候的黄鼠狼皮毛尤为值钱何为“闹”呢?闹就是指祸害的意思,就像人们常说的闹蝗灾,闹鼠疫在我出生当晚,村子里冒出了成群结队的黄皮子,平日里见人就溜得没影儿的胆小的黄皮子就像有组织有纪律似的直奔村子而来,不仅咬家禽,甚至还攻击人类,整个村子遍地都是黄鼠狼,领头的那只黄鼠狼特别醒目,它的皮毛是白色的,看来已经上了年纪,但莫名给人一种威慑力。

- Q$ l# E! f+ }2 n( u) n

这种情形把村里人都吓到了,他们慌里慌张的去求助村里的阴阳先生林更臣林更臣是远近闻名的阴阳先生,出现黄皮子攻击人这等怪异之事,大家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可林更臣看着那些疯狂的黄皮子,止不住地叹气,也不说缘由,更闭口不谈解决方法。

" y: ?, s( x8 {, T5 G% |

村子里有一个傻愣子,就在这紧迫的时候,他站在村子中间对村民说道:“青龙山,九龙棺,九龙棺里住神仙,神仙与那凡人配,生下孩子是祸端,若是此子尚存世,十方百姓难保全”那声音一听就不是傻愣子呆傻的声音,而是一个阴森毒辣的老太太的音调。

" b4 @( G# ]2 m& N/ K4 \

傻愣子一本正经的说完这句话,轻蔑的看着慌张失措的村民们,没过一会儿又恢复了原本哈喇子直流的呆傻模样了在这种危险时刻,傻愣子的这句话无疑是平地惊雷,一下就点醒了村民们,再加上他们原本就对我娘在青龙山待了三年且怀了我心存疑虑,村子里闹鼠疫是导火索,十方百姓难保全的性命之忧更是促使无比愤怒的村民们包围了我家,要我娘把我交出去。

0 Q( m) ?$ m- i) B7 D

我娘抱着我跌跌撞撞逃到林更臣家里,她跪在林更臣面前,说出了她回到村子里的第一句话:“更臣叔,娃无辜,救孩子,秀儿以后为奴为婢也要报答您的救命之恩”林更臣思虑良久,看着痛哭流涕、满脸绝望的我娘,还是心软地接过我向我娘点了点头。

+ m2 w$ ]) f% G/ m3 ~

我娘对着林更臣嗑了三个响头表示感激,之后再没有回家,她走到自己的衣冠冢前,毫不留恋地自杀了我娘的自杀并没有缓解黄皮子对村子的进攻,村子依旧深陷危机,村民们的怒火并没有因为我娘的死而平息,反而一直催促着把我交出去。

2 q S* q; a) V" P; m y5 u* C% ]

因此林更臣在我娘自杀的当晚,嘱咐村民们各回各家,关紧门窗,不得踏出房门一步,接下来他一个人走入黄皮子群里面无人知晓那天晚上发生了何事,在第二天天亮,漫山遍野的黄皮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尽管危机已经解决了,但是村民们一致认为是我把黄皮子带来危害村庄的,是个不折不扣的灾星,这次是化险为夷了,那以后难保不会再出现什么灵异之事危及村民,所以还是强烈要求把我交出去。

1 F, c! P/ h& T3 ~# |8 b

就和他们逼死我娘一样,他们不敢亲手杀了我,就逼迫我爷爷把我丢到青龙山上去,让我这个婴儿自生自灭林更臣的三儿子林破军是村子里的混世魔王,纠结了一帮二流子平日里不干好事,村民们对他是又恨就怕,就在村民们逼迫林更臣林更臣又无可奈何的时候,林破军站了出来,对村民们说道:“建国是我兄弟,秀儿是我妹子,现在我妹子死了,他在临死前把孩子交给了我爹,我爹应承了这件事,我不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他都是我林老三的大侄子,今天谁想让我大侄子死,我就先弄死谁,不怕死可以往前一步试试!”

9 @( |+ d/ I7 h5 L5 l

林破军的脾气大家十分了解他这一句话说出来,愣是没有人敢上前一步他们选出了代表来找林破军晓之以情动之以礼,林破军直接一耳刮子把来人抽了出去,他指着来人骂道:“平日里你们一个个的都骂我林老三不是个东西,可是你们看下自己现在干的这叫人事吗?秀儿还不够惨?你们逼死了她还不够现在还要再逼死这个刚出生的孩子?这件事我林老三一口唾沫一个坑,谁要是再敢说这事儿,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2 {/ I, N5 N. o8 |' Z

”林更臣从我娘手里把我接了过来,退了咄咄逼人的黄皮子,算是救了我第一条命林破军从村民的威逼中保下了我,算是救了我第二条命自此之后我便跟在了林更臣的身边,成为我最亲近的人林更臣成了我爷爷,林破军就是我三叔。

5 Y2 E- i: u j( e" q9 y- c# C

爷爷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林八千名字取自庄子逍遥游的一句话:古之有大椿者,以八千年为春,八千年为秋,八千二字,寓意我长寿平安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在爷爷收留我的这三年里,龙壶口乡陷入了长达三年之久的大旱当中,庄稼缺水而死,村民们年年颗粒无收,大家食不果腹,饿得面黄肌瘦,村里弥漫着饥荒的恐惧。

. B& Q5 W; [. c/ ]) u8 Y

这时候,大家又回忆起当年被附身后的傻愣子说的那些话了十方百姓难保全,皆因此子是祸端上一次他们肯妥协,一方面是来自三叔的武力压制,另一方面是因为爷爷退了黄皮子,帮村民解决了危机可这一次,大旱三年,大家都面临着被饿死的危险,于是村民们为了切身利益,联合了龙壶口乡三十七个村的百姓前来逼我爷爷把我交出去,认为只有我死了才能保村子平安,人群聚集在家门口,这次连三叔都无法镇住场面。

# F5 U: o: Q9 x- J6 ~: F% H1 m

我爷爷向这三十七个村的百姓下跪,祈求他们再等等,以半个月为限,如果半月之内还是没有下雨,就把我交出去随他们处置,甚至可以亲手烧死我爷爷毕竟是个淳朴守信的先生,有了这句话,村民们也渐渐散开了,算是卖我爷爷一个面子,也给我最后一个机会。

1 ~9 ?# U$ s/ c/ Q+ T; i

村民们离开后,爷爷亲笔写了一封信邮寄出去没过几天,一个老道士专门来到了我家看我他一只手抱起我,另一只手放在我的头顶上方并合上双眼片刻之后,我感觉有一股热流通过老道士的手冲进了我的天灵盖,之后传进我身体的七经八脉。

' \! |$ X3 W+ Y* G0 L: E

老道士摸了摸我的头顶,眼神严肃地看着我爷爷问道:“你想好了吗?确定要这样做?”爷爷认真地点头应答:“姑娘命苦,临终前将孩子托付于我,我定不负嘱托那姑娘带着滔天怨气,只因顾及孩子暂未发作,若此次真的保不住这孩子,那怨气便无人可控,要是秀儿回来报复,恐怕比这三年大旱死的人还要多,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逼死她孩儿的人。

: h0 k# F! z' I1 i# V- h% m

”老道士去我娘的坟前看了看,叹了口气,递给爷爷一把铜钱剑对爷爷道:“我出手救他,第一是看在老瞎子的情面上,第二我也想看看这让天下人苦恼了几百年的青龙山九龙拉棺里面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我就算是舍了自己这一身道行,也只能保他到二十三岁,他二十三岁的那个劫,才是真的生死劫。

3 o: Z% h- Q$ q2 C

”爷爷抱着我给老道士跪下,他让我使劲儿的给老道士磕头,谢老道士的救命之恩老道士留下那把铜钱剑就走了,上了青龙山,上去之后便再也没有下来第二天,整个龙壶口乡久旱逢甘霖这一场大雨解了龙壶口乡的大旱爷爷告诉我,这场雨是乘风老道人拿命换来的,救了这三十七个村的百姓,当然也救下了我的命。

, l" p' b8 S. h) ^* @% J/ `

老道士那把铜钱剑就挂在我家的墙上,我小时候经常拿过来把玩,爷爷说那是老道士的本命剑,老道士九十四岁,铜钱剑上就有九十四枚铜钱,九十四枚铜钱是老道士这一世修行的因果,本该带到阴司去论一世功德造化,却留给我帮我挡了灾难。

: j' m/ E$ E. K1 w

生死劫自然是事关生死的劫难,可是我二十三岁到底要经历什么,这谁也不知道我爷爷林更臣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阴阳先生,他为什么会认识乘风道人这样的神仙人物,乘风道人口中的老瞎子又是谁?老瞎子,算是爷爷的半个老师,爷爷年轻的时候家乡里闹了饥荒差点饿死,那个游方的老瞎子用一口窝窝头救了爷爷的命,之后爷爷便跟在这个老瞎子的身边四处游历,说是游历其实是游荡。

2 b% |7 C7 E: ?% ]1 H$ _* ~

老瞎子是个阴阳先生,可是那个年代战火纷纷大多数人命都保不住,谁还有闲工夫去观阴阳之事,所以他们二人过的也是朝不保夕,但是总归是能活命,爷爷跟在这个老瞎子身边,爷爷想要叫老瞎子师傅,老瞎子说他们二人没有师徒缘分不能乱叫,老瞎子又不肯告知名讳,爷爷干脆就一口一个老瞎子的叫着。

0 _" G6 a$ ~9 } ^3 @

就这样爷爷一直在这个老瞎子身边跟了七年,虽然这个老瞎子过的也是十分凄苦,可是在爷爷看来这个老瞎子绝对是有真本事的,只有有真本事的高人才能做到老瞎子那样的淡然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淡泊以名利,所以爷爷内心深处其实有个期盼,就是老瞎子可以把自己的一身本事传授给自己。

8 f5 _3 R: @" q1 z! e! H4 Y3 H

可是爷爷在老瞎子身边跟了七年,老瞎子却在临终前把自己常年带在身边的三本书烧掉了两本,把剩下的一本还有那个贴身带着的铜烟枪留给了爷爷用爷爷的话来说,老瞎子烧掉了那两本书里才是阴阳学上的精华,剩下的这本只是一个浅显的阴阳知识,只能说是入门书籍。

! w# n; ^: s8 U" u4 A% b

爷爷每次都说这里的时候,语气都是非常的可惜而为何老瞎子宁愿把那两本书烧掉也不留给自己,爷爷一开始死活也想不明白,后来真的入门之后才知道,真正的阴阳先生,命中必犯五弊三缺,老瞎子是有一身霸道的本事,所以无儿无女身体残疾孤苦无依。

3 a4 M* P6 r) r5 ?# h) B7 V

他之所以不传本事给爷爷,是不想爷爷步入他的后尘老瞎子死后,爷爷做了他的抬棺人,之后带着那本书和那杆烟枪继续游荡,后来局势逐渐安稳了下来,爷爷也没有继续过四海为家的生活,就在这青龙山脚下的三里屯定居了下来。

$ ~' T h1 D) S/ R% ~+ ^, V+ g% h

爷爷选这个青龙山下的三里屯定居,并非是偶然,而是因为老瞎子当年一直在念叨这个青龙山,说青龙山上的九龙拉棺乃是千古疑案,自己若是双眼没瞎的话肯定要过去观气理地,可惜如今双目失明只能成为遗憾后来一直到老瞎子死二人都没有来这青龙山,爷爷来这里,算是完成老瞎子的遗愿。

- @+ a( z5 h, r! }5 L; T2 |

所以说爷爷跟我,对这个青龙山还有九龙拉棺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就在我八岁那一年,终于有人进了青龙山的后山这个人是个逃犯,手上犯了好几条的命案正在被追捕,走投无路之下竟然一头钻进了不归林里,这个人是个穷凶极恶之徒,在临进不归林前还在那八字古碑上写下了一行字:有本事来捉老子!。

: S5 W* i+ t& v/ [4 }

警察们一下子来了很多人,面对这个逃犯的挑衅警察也是十分的生气,可是青龙山不归林的名声在整个方城实在是太大了,人人都知道那不归林是活人不进死人不葬,警察们一时之间也只是围在了不归林前不敢进山抓人那带队的警察找到了三里屯的村长陈天鹏,陈天鹏带着他找到了我爷爷,毕竟我爷爷是村子里的阴阳先生,涉及到了这方面的东西总要找人来问一下。

: ^$ @# M& I( Z$ R7 k

那个吴队长也是十分的为难,青龙山后山有进无回这谁都知道,但是逃犯进去了总得要抓吧?总不能给上面打报告说那逃犯进了不归林里必死无疑也算是罪有应得这样结案吧?所以他找到爷爷问爷爷这个本地的风水先生能不能帮忙让警察们安全的进去抓人,或者是把那个逃犯给弄出来,实在不行尸体也行,对此爷爷自然是爱莫能助。

! _' O7 |! U' w

就在第三天来了一个人,这个人长的白白净净的戴着一副眼镜,一来就把吴队长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他们是人民警察,怎么可以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还说这是大上司亲自督查的案子,必须要马上破案吴队长没办法,只能安排了一批手下人进不归林里抓人,被选中的那几个警察脸都白了,吴队长也是气的双眼通红,他把我爷爷拉到了一边道:“这狗东西为了自己的官帽子是要把兄弟往死路上推,老先生,我们是吃这碗饭的,穿了这身衣服这件事就必须要办,可是这几个弟兄都是拖家带口的,到这个时候了,就当我求你,您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活着出来,我吴少华给您做牛做马都行。

1 V- K3 m) g- Q+ P8 t

”爷爷叹气道:“吴队长,我是真没办法,这样,我只能做几个平安符让他们戴着,估计是没有什么用,只能让同志们心里多点底气”吴队长点头道:“谢了”之后,这几个被选中的警察荷枪实弹,兜里揣着爷爷给他们画的平安符跨过了那八字古碑,走进了这不归林中,他们身上都挂着对讲机方便随时跟外面联系,这时候村民们都被隔离在外面,我是因为爷爷的关系才有机会站在近处看,吴队长拿着对讲机死死的盯着那个不归林里面,爷爷一脸的凝重,人群中或许只有那个眼镜男一脸的轻松。

3 }; z4 t. V( t' l' \4 n8 _

一开始,吴队长跟他们沟通,那几个警察还回应安全,说里面一切正常,可是忽然的,那对讲机里出现了巨大而噪杂的电流声,那电流声非常刺耳,直让人耳膜发颤吴队长一下子慌了,对着对讲机叫道:“小刘!怎么了?小刘怎么了?你回答!”。

8 Y8 }/ m4 } g

可是那刺耳的电流声还在继续,对讲机的那一边似乎夹杂着几个警察的呼救声,可是警察的声音在那噪杂无比的电流声中显的非常的微弱,我吓坏了,躲在爷爷的怀里一动不敢动大概过了三分钟,电流声忽然消失了,吴队长满头大汗面色惨白的对着对讲机道:“小刘?你们还在吗?还能听到吗?”。

4 J# l0 {8 j! d) a" P

可是对讲机的那一边,却再也没有声音传来,对面是让人感觉到窒息的死寂“吴少华,你愣着干什么?那逃犯手里有枪!是不是他们遇到了逃犯,快派人增援!”那眼镜男对着吴队长叫道吴队长把对讲机往地上一摔,红着眼睛指着那眼镜男道:“我增援啥!你到底还想让老子死几个弟兄!”。

/ z6 z$ D5 K% e% H1 W5 T7 X

吴队长说完,蹲在地上抹起了眼泪,那些警察也都各个红了眼睛,那眼镜男大怒道:“吴少华,这是命令,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吴队长抬起头,死死的盯着他道:“你再说一句,老子现在就毙了你!”可能是吴队长的脸色太过吓人,眼镜男也吓的不敢说话,此时我虽然害怕,心里却对这个眼镜男恨的牙痒痒,正是因为他的瞎指挥,让这些无辜的警察进入了禁地丢了性命!

/ {( d4 r0 J8 v4 s' }

爷爷抱着我默默的下了山,帮不上这些警察的忙,爷爷也十分的愧疚自责,到了晚上的时候,爷爷准备了一些香表纸钱在院子里焚烧,也算是祭奠那些牺牲警察的在天之灵第二天村子里来了很多军车,车上下来的不再是警察,而是穿着军装的士兵,警察们退下了山,算是士兵接管了这件事,我爷爷担心再出现伤亡,就找到了吴队长问什么情况。

( ~( i$ f6 W7 T2 O

吴队长道:“以前只是进去一个逃犯,我本想着在这里守几天再想办法结案,毕竟那逃犯进去也是必死,可是那人非要逼着几个弟兄进去送死,这件事自然就闹大了,上面的人接手了这件事,老先生你不用担心,我听说上面的找了一个特别厉害的人,应该能对付这青龙山里的东西,但愿小刘他们几个还活着。

6 H5 G1 }, P+ T0 i. }' d6 A

”吴队长说着说着,眼睛就又红了而我此时,也看到了吴队长口中那个特别厉害的人,在那一群荷枪实弹的人当中,穿着中山装的他实在是太过显眼,这个人身材高挑,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看起来非常的帅气,走起路来也是虎虎生风,整个人给人非常自信的感觉。

2 r. o" O; {! x( i+ h

我心中忽然燃起了希望,希望这个人真的可以打开青龙山后山的真相,可惜的是这一次并不是吴队长带队,士兵们在山脚下戒严了,我们不能上山去看凑巧的是,过了没多久,有一个战士下山对吴队长道:“上面说让你找一个熟悉本地情况的本地人上去。

8 t# B% V& ~& a- s p, D

”恰巧我们就在吴队长的身边,吴队长招手道:“老先生,请”爷爷抱起了我,对吴队长说道:“我想带着孩子”吴队长愣了一下道:“老先生,这次去指不定遇到什么事,吓到孩子就不好了吧?”爷爷道:“这孩子从小跟着我,不能离开我半步。

7 ?& }8 x* N7 \% z

”吴队长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在上了山之后,近距离的看这个中山装,哪怕我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也觉得这个人长的真的帅,而且是很有男人味的那种帅气,爷爷对他介绍了一下青龙山后山的情况说完之后他点了点头道:“谢了老先生。

0 x4 M& Q- y1 ^( @* _9 A* T( A( z& J

”中山装招了招手,士兵们抬来了一个箱子,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秘密武器,结果士兵们安装好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个供桌士兵们把这个供桌在那个古碑之前摆好,退到了一边中山装走上前去,点上三支香,轻轻的插在了这个香炉上。

# M7 ]- u+ v, r& i+ c6 R% L/ k

我不禁想这跟我想象的奥特曼打怪兽的场景实在是差太多了!就这样就可以对付青龙山后山的山鬼了?中山装没有其他的动作,他站在祭坛前,死死的盯着那三根香“观香术?”爷爷低声道“什么是观香术?”我连忙问道“我听老瞎子说过,有句话叫做观香术,看香火,仙家点香看事,香火通灵查三界,在北方的一些地方有人擅长用观香之法,通灵的先生会在家里敬奉四方诸神,若有人前来问询事宜,先生便让此人在诸神之前敬香,你想要的答案便会在那香火燃烧和香灰掉落之中显现,当然寻常的人看不懂其中关窍,只有通灵的先生才能读出其中意义,那香便是神与人沟通的媒介桥梁。

' N# _" B5 u$ T( Q

不过老瞎子也说了,一般这样的人请的都不是正神而是偏神,所以这观香之法,东北的出马弟子用的比较多”爷爷说道我听的一知半解,只感觉非常神奇,就问道:“那这个人在观香问什么?”爷爷摇了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

0 C" A6 F& k5 w- t) k

爷爷的这句话刚说完,爷爷猛然的抬头看向了那不归林的方向,我顺着爷爷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在那不归林的后面好像是有一团黑色的雾气正缓缓升起,那一团黑气当中仿若是包裹着什么东西,那黑色的雾气正朝着不归林的方向移动,随着黑气的移动,那不归林里的树木也在左右的摇晃!

& w: Y# j3 I. y" i

我张大了嘴巴,刚刚信誓旦旦答应的爷爷不害怕,此时却吓的浑身颤抖,而随着那树木的移动,我听到有一阵阵脚步声正由远及近的从那不归林的方向袭来,仿若是一个庞然大物正在穿梭于不归林中,又像是有千军万马朝着我们冲来!

7 v. T- |& s' L- ~& d0 P; n9 M, i

这个诡异无比的场景自然不只我们爷孙来看到,那些戒备在这里的士兵瞬间举起了枪,对准了那不归林的方向,我躲进了爷爷的怀里,却忍不住抬起头看那个我视为英雄的中山装,这一看,我却发现那个中山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在了那个供桌的前面,他不停的冲着不归林的方向磕着响头,嘴巴里念念有词,他的语速很快,像是机关枪一样的吐着我听不懂的话。

9 b0 o6 D3 M" Z9 B) P

“老弟,你说句人话嘛,我们要怎么做?打他个人的还是?”一个上司模样的人焦急的问中山装道那个中山装抬起了头道:“所有的人退下山去,惹怒了他,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死!不管听到什么声音发生了什么,一律不准回头不准再上山!记住!千万不能回头!”。

- D% h/ ?/ F, a

“那你呢?”上司问道“我没事,快下山!”中山装吼道,此刻我听那脚步声还有那朵黑云,已经漂到了不归林的中央部位“下山!都给我下山,不准回头看听到了没有!”上司立马下了命令,那些士兵们各个训练有素,立马开始撤退下山,吴队长拉着我爷爷,我爷爷抱着我也开始往山下跑去,吴队长一边跑一边道:“这青龙山里的妖怪好生厉害!军分区请来奉若上宾的高人竟然也拿他没有办法!”。

2 L1 B( A8 q* a; K5 v

我们就这样匆忙的下山,而此刻的山上却忽然起了狂风,转瞬之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磅礴的大雨几乎是接踵而至,爷爷抱着我抬头看着天,念叨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妖怪,竟然能引的天降异象?”“爷爷爷爷,那个叔叔不会有事吧?他能对付这么厉害的妖怪吗?”我担心的问爷爷道。

7 b7 @; j7 B* j( M. B+ C

“应该不会有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他跪地念叨的是阴文,是早已失传的跟鬼怪妖邪交流的文字我只是听老瞎子念叨过,这话连老瞎子都不会说,没想到他那么年轻竟然有如此的本事”爷爷道大雨倾盆而下,下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下的路面泥泞不堪,我们跑的非常狼狈跑到了半山腰的拐角,我对青龙山前山也是非常熟悉,我知道这个地方是最后一个回头可以看到不归林前古碑的地方,只要过了这个拐角就定然什么都看不到了,我心中既担心那个中山装的安全,又好奇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他现在是在跪着,还是在跟那个妖怪打斗?我心里无比的挣扎,最后我决定看一眼,只一眼,要是不看一眼我想我以后睡觉都不会踏实!。

2 A. |/ l0 P( f

我悄悄的抬起头,眼睛从爷爷的肩膀处伸出来,望向了那石碑的方向我看到了那个中山装,此刻站在大雨中的他,脱掉了上衣,在他的身上,环绕着一条青龙此刻的他,没有跪,而是站在那里而在石碑的前面,那黑色的雾气,凝聚成一张巨大无比的鬼脸。

0 ~: c7 X/ a+ R( ~% M+ D$ D) U

站立的赤膊的中山装,抬着头,正与那巨大无比的鬼脸对峙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一个身环青龙的人,与一个比他高大无数倍的鬼脸对峙抗衡,气势不输半分!那中山装猛然的一跺脚,似乎要跟那个黑气凝聚的鬼脸决一死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爷爷的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摁下了我的脑袋,爷爷怒斥道:“看什么?你不要命了?!”。

! C8 F' e0 R/ A5 w0 q! @ M D

爷爷摁下了我的脑袋,抱着我火速的下了山,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担心的看着半山腰的方向,可是这个地方却看不到那个中山装的身影,大先生急的团团转,让士兵们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冲上山去救人,就这样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那中山装摇摇晃晃的下了山,遗憾的是他已经穿上了衣服,身上也看不到那条青龙。

3 ~( E% B% ~7 o% F$ L7 N& f; V

下了山之后他似乎非常的累,一头钻进了军车里,过了一会儿大先生下令军队的人也要撤了,这时候我爷爷抱着我看着吴队长道:“吴队长,借一步说话,你是不是想让你的弟兄们活着回来?”吴队长立马激动了起来,他看着爷爷道:“老先生何出此言?您不是说没有办法吗?”

/ @$ ]/ X" O+ o! R9 ?$ G

“三日之内,你让这个穿中山装的人单独来见我,我便想办法救出你的那些弟兄这件事,我希望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爷爷一脸凝重的对吴队长说道吴队长肯定是想他的那些弟兄们能够救出来的,听了这话之后立马开着车去办事,吴队长走后我问爷爷道:“爷爷,你要是能救那些警察为什么不肯早点帮忙呢?那些警察叔叔也挺可怜的。

+ t" q! |( Z# Z+ l2 u1 _7 X, k

”爷爷摸着我的头道:“孩子,乘风老道士保你到二十三岁,我总要找个人帮你渡那二十三岁的生死劫啊!”吴队长是个有办法的人,第二天早上我刚睁开眼就看到那个中山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们的屋子里,他正站在墙边看着那挂在墙上老道士留下的九十四枚铜钱剑,这个中山装现在在我的眼里已经是个超级英雄一样的存在,所以在看到他的时候我十分紧张的道:“叔叔,我爷爷去地里干活了,说是太阳出来就回来,要不我去地里叫他?”

6 P* k% a, f0 C* f

中山装回头看了看我,对我笑了笑摇头道:“没事,我可以等他”过了大半个小时,爷爷扛着锄头回来了,看到中山装,他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去泡茶,泡好了茶之后,俩人就坐在桌子边一开始谁也没有说法,过了一会儿,中山装说道:“在山上的时候,我听见你起老瞎子,说老瞎子告诉你观香术乃是请偏神,这个见解非常独到,可否详细说一下老瞎子?”。

" R, R- f- ]2 `+ G- i* k

“我知道,老瞎子就是我爷爷的半个师傅,是个阴阳先生”我道“孩子说的没错,我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他,跟着他闯荡江湖了些年,没学到什么本事,就在这青龙山下给乡亲们看个风水啥的,年轻人,莫非你认识老瞎子不成?”爷爷拿起铜烟枪抽了一口烟道。

* E0 X& P' y9 H- k: S+ ]$ p# A

那中山装的眼睛落在爷爷的那杆铜烟枪上,我看到有一丝震惊从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不过他立马就恢复了平静点头道:“不认识,我只是听我师傅说过,江南有个刘瞎子,半疯半魔半神仙,我以为是同一个人,想必是错了”爷爷笑道:“先生您是少年英才,想必尊师更是神仙中人,老瞎子只是个走江湖卖把式的,没有几斤真本领,怎么会与尊师结交。

0 \/ e5 \' \0 p& ^- n

”中山装看了看我爷爷,点头道:“可能是吧我听吴队长说,你有办法救那些进了青龙山的警察?”“不是我能救,而是他能救”爷爷笑着指了指我道我吓了一跳,那个中山装也是吃了一惊道:“他?”爷爷站了起来,噗通一声给这个中山装跪了下来道:“实不相瞒,这是个苦命的孩子,他的亲娘曾入青龙山后山三年而出,四个月后生下了他,之后她的亲娘便含恨而死,此子命格奇特,但于天地而不容,龙虎山的乘风老道曾留下本命剑,护这孩子二十三年阳寿,今日斗胆,请先生护这孩子余生周全。

, ~* f2 n: G# [7 o5 P

”中山装猛然的站了起来,他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那手指死死的扣在了我的脉搏上,这下我真的吓住了,慌忙向爷爷求救,爷爷却对我摇了摇头道:“八千,你别怕”那中山装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我的脉搏,我觉得有一丝凉气从我的脉搏进入我的身体,游遍我的全身再次的从脉搏里游了出来。

8 } Y' n: I8 y# N. D3 _& ~

过了一会儿,他松开了我的手冷笑的看着我爷爷道:“你好大的胆子!别说是你,就是那江南的刘瞎子还活着,也不敢让这孩子活命!”爷爷磕头道:“非我老汉有何私心,实在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她的娘亲秀儿又是极其孤苦之人。

. i/ [/ y5 }; K' F

我实在是心生怜悯,这才留下孩子的性命”“你以为拿那些警察的命跟我做这个交易我就会同意了?你疯了,我没疯!”中山装说道,说完他直接就要离开家里“先生!我有三子一孙,虽不成器,却不缺抬棺之人,这孩子虽然顽劣了点,心性却也伶俐,若是先生不嫌弃,可以带在身边,哪怕是当个使唤的书童也好。

. Y# w1 p8 _) B2 F+ t* ~% o+ |

”爷爷把脸深深的埋在地上对中山装叫道中山装缓缓的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我道:“孩子我不带走,先跟在你身边,等需要的时候我会过来”爷爷再次磕头道:“林更臣谢过先生!”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林老汉,我不是占人便宜的人,既然你先帮我养着这个孩子,我便也帮你养一个孩子,我听人说你有一个亲孙子,先天智力便有些问题,我可带走帮你抚养,也算还你暂带林八千之恩情,不知你可愿意。

2 ]4 U. N6 F- ]

”早前就曾说过,阴阳先生命中注定五弊三缺,爷爷虽然只学了老瞎子留下的那本入门古书,依旧犯了五弊三缺,所谓的五弊三缺,五弊指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指钱权命奶奶在剩下三叔之后便大出血死了,留下爷爷独立抚养三个儿子,老而无妻为鳏,爷爷便犯了鳏字。

P9 k# W" ^( {& j+ h& P

之后二叔在幼年的时候走失,剩下了大伯跟三叔,三叔是个混世魔王,一直不肯成家就知道打架斗狠,而大伯虽然是村子里的小学老师过的相对平静,可是大伯家的独子也是林家唯一的后人却智力有点问题,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傻根儿,爷爷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踏入了这一行所致,所以爷爷一直对三叔出去混社会十分的反感,他害怕哪一天三叔就横尸街头。

; O. D8 t! D" Z( B4 a! U/ i

此时中山装竟然开口要带走傻根儿,爷爷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站了起来道:“先生稍等”爷爷几乎是跑着出的门,不一会儿便带着傻根儿来到了这个中山装的跟前,后面跟着我大伯还有不停抹眼泪的大娘,爷爷抱着傻根儿直接递给了中山装,傻根儿拖着鼻涕在傻笑完全不知道要经历什么,看到我他咧嘴一笑道:“弟,喏!吃糖!”。

" P& I* @4 [ f4 l9 V; j: b# k1 q

村子里的人都说林更臣有俩极品的孙子,一个是个傻子,一个是个孽障我跟傻根儿自然也就是村子里孩子欺负的对象,傻根儿爱笑,不管别人怎么欺负他他都带着笑,但是谁要是欺负了我,傻根儿便会跟谁打架,他人高马大又一股子的蛮力,寻常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 P) Y Y4 M; M

在他的世界里,欺负他可以,欺负弟弟不行看到中山装要带走傻根儿,我跑过去哭着抱住了中山装的腿道:“不要带走我哥!不要带走我哥,我不用你救我了,你让我死了好了我求求你!”爷爷把我拉到了一边,红着眼睛看着中山装道:“我这傻孙子能跟着先生你,也算是他的福分。

: M( q4 D& X" w" r

”傻根儿看到我哭,他立马拉下了脸,一拳头就对着中山装的脸上砸去中山装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他便无法动弹分毫“这孩子叫什么名字”中山装问爷爷道“林昆仑”爷爷道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我走了”中山装就这样抱着傻根儿上了车,爷爷捂住我的嘴巴,我大伯死死的拉住痛哭的大娘。

/ p& n, p0 @ `( e- z7 M% F

我们就这样看着那辆军车绝尘而去却又无可奈何,直到那汽车消失于我的视野当中爷爷这才松开了我,我立马就追了出去,追到村口我无力的跌倒在地上放声痛哭爷爷走上前来抱起了我,我哭倒在爷爷的怀里大叫道:“爷爷,八千再也没有哥哥了!再也没有能为八千拼命的哥哥了!”。

) k4 c, I7 f. D9 u' n

我感觉到爷爷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抬起头看到爷爷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爷爷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我道:“孩子,不哭,十世人两兄弟,你跟昆仑永远是亲兄弟,别怪爷爷狠心,不管是他现在带走昆仑还是你在二十三岁那年跟他走,对于你们兄弟俩来说都是好事,是天大的机缘。

- ~1 F, _$ K0 Z1 z2 f. {* ?5 d4 ~

要怪你就怪爷爷,是爷爷没本事不能护你们兄弟俩周全”看着满脸泪痕的爷爷,我又说不尽的心疼,我伸出手擦干了爷爷的泪道:“爷,不哭,八千不哭,你也不许哭”“孩子啊,爷爷知道你心里苦,村子里的人恨不得你死,孩子们每一个都欺负你,嘲笑你有一个苦命的亲娘,咒骂你是山鬼的野种,可是孩子,你要记住,你今日所经受的一切苦难都是老天爷欠你的,你早晚要加倍的从他那里拿回来,老天爷不让你活着,你偏要活给他看,不仅要活着,更要活的漂亮,要出人头地!今天所有看不起你羞辱你的人,迟早有一点要跪在你的脚下。

# R' g# f! y8 `7 s0 u

”爷爷抱起了我道我咬着牙点了点头爷爷擦干了泪抱起我回到了家,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吴队长正在院子里急的团团转看到我们进来,吴队长走上前来道:“老先生,我已经按照您说的带那个中山装来见您了,您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找人带上话,您说救出我弟兄那件事儿?”。

7 H* H' R0 S% Y6 t- Z1 [; x

爷爷点了点头道:“吴队长你放心,这件事老汉自然是不会忘,但是咱们话说在前面,这件事我尽力去办,若是救不出来你的那些兄弟,老汉我自当赔罪,若是侥幸救出了那几位同志,我希望吴队长能帮老汉我保守这个秘密,他人要是问起来了,你就说是那个中山装帮忙救的人,如何?”

9 N$ T4 Q. r$ o* B' _' m, K

吴队长点头道:“明白,我明白”爷爷道:“今夜子时,你在山下等我”当天晚上,爷爷便抱着我上了山,吴队长则开着车在山脚下等我们,上了山之后看着那幽幽的密林,还有那耸立的古碑,再想起前两日我看到的巨大的鬼脸,我心中难免有些害怕,爷爷把我放在地上,他跪在地上撒了一把纸钱,朝着不归林的方向叫道:“山下有女,入山三年,三年而归,生下幼童,托付于我,取名八千,八千年幼,生死两难。

6 K2 S, i E+ D

”爷爷说完,再撒了一把纸钱,对着那不归林磕头道:“今日找到有缘之人,肯帮八千排除艰险,有望在这人间生还,希望你给孩子留条活路”“八千,跪下磕个头吧”爷爷说道我其实是有一万个不愿意,爷爷说的话让我心里十分难受,我想起了村外的三个坟头,想起了村子里指着我骂孽障的流言蜚语,这一切都是拜那个负心汉还有山中的这个妖怪所赐。

7 I6 S- l/ {- u' E, W! _1 d

可是再一想,那些警察叔叔为了任务进入山林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的家人现在肯定哭干了泪水,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待哺的婴儿定然也是极其可怜想到这里,我缓缓的跪了下来,但是我在心里告诉我自己,我今天跪下来不是求他救我,而是求他放过那些警察叔叔。

% g9 k; G' t1 ]

我跟爷爷就这样跪在这里把头伏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不归林里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我抬起头顺着脚步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是吓了一跳,只见有五个警察正排成一排,缓缓的从不归林的方向往外走来,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有着惨白惨白的脸,身上更是泥泞不堪,看起来如同是行尸走肉一般。

1 j5 `- v% ?3 m, R+ h. P

哪怕是他们跨过了古碑经过我们身边,眼神依旧呆滞,如同是几个死人爷爷大喜,拉着我给不归林的方向磕头道:“谢了”说完之后,爷爷拉着我,跟在这五个警察的后面缓缓下山,那守在山脚下正坐立不安的吴队长在看到我们下山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显的是那么的不可置信,之后火速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吴队长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双眼通红的道:“老先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任何用的上我吴某人还有我们兄弟的地方,万死不辞!”。

% [# o) J! \9 J6 k/ A5 H5 t

爷爷掺起了吴队长道:“不用谢,这几位同志有你这样护犊子的上司也是他们的幸事”吴队长站了起来,叫了几声这几个警察的名字,可是这些警察都站在山脚下,不动也不回应,吴队长推了推他们他们也是毫无反应,吴队长不由担心的问道:“老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 v/ |# f0 E7 o# l

“他们本身已经死了,三魂七魄已经离体,如今魂魄刚归,如同人大梦而初醒,你带他们回去,待明天鸡鸣三晓便能正常醒来,只是要魂魄刚刚归体难免六神不安,最近要注意休息,切勿受了惊吓”爷爷说道吴队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抱起这五个警察放在警车上,可以看的出来吴队长现在是难以掩饰的激动,他对爷爷说道:“大恩日后报,我先带他们回去了。

0 `. ^% o6 P+ b

”“回去吧,记得你我之间的承诺,此事万万不可对外人外泄,不然老汉我定然终生不得安宁”爷爷说道“您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会对外人说起今日之事!”吴队长点了点头发动了汽车看着吴队长汽车逐渐远去,爷爷抱着我,低声念叨道:“但愿今日的这桩善缘,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三叔一命。

$ o: d- w* ~+ u5 a* Z/ j4 a, V, z

”这次经历并没有帮我解开青龙山后山那神秘无比的面纱,不过我也知道,这个几千年的难题并非是一朝一夕能够揭晓答案的,而这个中山装的出现,一方面算是应承下了我二十三岁那年的生死劫难,另一方面他打开了我原本迷茫而幼小的心扉——我本身过的极其茫然,我有着不可告人的身世,这个身世让我内心非常的自卑,同样的我心里也藏着血海深仇,虽然爷爷一家都很疼我,但是有些东西并非是别人可以代替,比如说母爱。

+ X" a, E5 S# u( Z; l' V

还有他人看我时候那厌恶的表情,这些东西都让年幼的我不知所措我跟中山装接触的并不多,可是他的自信和强大毫无疑问的深深感染了我,我回头看到的那一幕青龙环身无数次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让我内心无比的激荡沸腾在青龙山上,他面对的是高大于他数倍的巨大鬼脸。

, ~! h- Q, ]4 z, p2 y

我要面对的,则是让我压的喘不过气的心魔只有做到他那样强大,才能淡定从容无所畏惧所以我决定,在课余的时间跟着爷爷学习玄学方面的知识,爷爷自然也乐意教我,他说现在打好基础免得以后中山装来带我走的时候一问三不知,至于中山装的身份我跟我爷爷也探讨过,爷爷也不能拿定主意,只是他说那个人年纪轻轻那么厉害肯定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师门传承,而看大先生跟他的关系,似乎他也有很深的背景,很有可能是来自于某个神秘的机构,爷爷当时没有明说,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神秘的机构,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龙组。

" H A7 _ i/ ~1 {* [1 ?

玄学分为“山医命相卜”,看似分为五支,实则万法同源,根源都是来自于阴阳五行的大道理论,传说皇帝当时得九天玄女相助,传授天书破蚩尤的妖术,皇帝平息内乱之后,命仓颉造字,将九天玄女所传授的天书内各种秘术记载了下来,这本书就叫做《金篆玉函》,这本《金篆玉函》乃是玄学的根源,在五千年历史的流传当中,后有很多玄学门派能人典籍传世,比如说《梅花易数》《

8 S7 }. x5 o% T# x. C: Q8 c

纳甲断易》《六壬神课》,还有大家非常熟悉的《太乙神数》《奇门遁甲》等等爷爷的那本泛黄古书,其中山医命相卜皆有涉猎,而爷爷平日里在地摊上淘回来的书籍也是五花八门种类繁多,但是正如爷爷所说,这些东西都是入门类的书籍,就算是把他所有的书全部吃透怕是也难以在玄学一途上登堂入室,不过做为基础倒也绰绰有余。

' o3 ^- Y& i8 e( [+ O

我每天除了上学写作业之外,大多时间都泡在房间里读爷爷的书钻研玄学之道,毕竟我就算是出去玩也没有小伙伴们愿意跟我玩中山装后来来过一次信,他没有提及昆仑的情况,信里只有一行字:任它风雨飘摇,任它跌宕起伏,任它群魔乱舞,我自岿然不动,我自心若磐石。

) w7 r7 y1 A5 d+ _( h) _

看完中山装的这行字,我瞬间泪泪满面谁能理解一个孩子被所有的人认为是该死的孽障?谁又能理解在学校被所有的人孤立被同学们无尽嘲笑的场景?我也想有几个朋友,可以在课余的时间里去跟同学朋友玩耍,可是谁肯陪一个山鬼的孩子玩呢?。

! U; B1 M: L* a& {$ v' k9 Y, B$ R

我醉心于爷爷玄学的书籍,一放学就把自己关在爷爷的房间里,别人可能以为我是爱好,可是我不把自己关在这里我又能去哪里呢?爷爷是很疼爱我,可是有些东西是别人无法去替代的,看着别的孩子有父母疼爱,我又有多少次去跪在我娘的坟前痛哭叫着我从来没有喊过的妈?

) p& K4 `( R8 J

中山装的这行字,恰恰说到了我心里最为脆弱最无助的地方,这个算起来只能算是一面之缘的中山装无疑再次的给我指明了方向让我在如此的困境中怎么样坚持自己的心态岿然不动,心若磐石!我把中山装的这封信贴身收好,之后在我床头的墙上写下了一行字:。

; b& j0 Q* K9 i4 s' V

浮世万千于我如历练,如是我闻,终要成佛。未完待续~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作品:《棺中人》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每日鬼话】

3 i+ B2 A% P7 T3 O9 P 3 o$ B0 v5 z& K1 Z8 Y. f" q6 T+ K; `3 h+ r# H5 d8 X+ t) J- n* a: r ) r* ?- I, b- `: N 5 ~+ ~5 s7 N3 r; E4 L7 s9 p8 d! 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触屏版Wap
    西双版纳天天游

    Www.xstty.Com

  • 微信客服Wechat
    扫描二维码

    添加本站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