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on - Fri : 09:00 - 17:00 西双版纳州景洪市沧江新区宣慰大道
访问手机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153-9393-8078

返回顶部
资讯
资讯
本版暂无简介
共有7823个话题
被遗忘的西双版纳(西双版纳失踪) [复制链接]
xstty
前天 18:08   
7 ?( F N# M( m: E6 M% Z

【导语】这可能是全中国最有“故事”的旅行公众号。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 微信公众号:lxslvxing,“跟着小顺去旅行”,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

) `7 d j* h: o: m) D1 h

大巴车一直在老挝坑坑洼洼的马路上颠簸前行,车上乘客并不多,看起来都不是旅行客只有Jared身后的一位大哥,他上车前将登山包放进车厢下面的行李箱,我猜他应该跟我们是同一路人,Jared就与他攀谈起来那位大哥正好是Jared 的湖南老乡,同样是辞职到东南亚旅行,虽然他只去了三个国家,却呆了三个多月。

( q2 C$ a5 |, [& j1 v

他就自己一个人,每到一个地方至少住上五天七天,不看什么景点,只是在住处附近转一转,平时生活中习惯做什么就在旅行中做什么我觉得这样也不错,只把旅行当作生活的一种调料,而不是主菜生活还是平时那样的生活,吃饭、睡觉、看书、看电视、找人聊天,因为旅行让这些习以为常的事情变得丰富多彩,应该就是旅行的另一种意义吧。

( j% b9 ?6 {: i& s3 A

旅行并不是喜新厌旧的过程,而是在时空的不停转变中,找到自己最纯粹最原始的那个部分抵达中老边境,我们下车去出境处盖章,我国同胞们的“聪明才智”这时候便充分展现出来——因为盖章的人太多,窗口前排了很长的队伍,有些人为了尽快盖,主动在护照里面夹了美元,拼命插队往窗口里塞。

4 ~. ?# e1 `. w3 b4 U

好好的一支队伍,到了前端就挤成了一团本来预计会在柬埔寨看到的行贿场景,终于如愿以偿地让我们在中老边境看到了“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回头跟Jared,“就算抢先盖章了,还不是要跟我们一起坐车走?”“不知道,可能他们觉得花一两美元买个优先特权是很有面子的事情吧?”Jared话音未落,我就看见那些优先盖完章的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从身边经过,似乎刚做完一件特别了不起的壮举。

& Q2 ^+ M9 b- e

“我们不给钱”我斩钉截铁地对Jared说“当然不给”Jared也斩钉截铁地回答“大哥,你也不要给啊”我越过Jared,拉拢他身后的湖南大哥,他点点头,笑了笑湖南大哥外形穿着都很淳朴,如果不是身后那个硕大的登山包,看起来真不太像驴友。

6 i- B* z. e7 h, o, |) |$ {

眼看快轮到我了,我却突然有点忐忑起来虽说我开始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但现在真到了节骨眼上又怕惹麻烦了因为前面每个人都夹了钱,轮到我却突然不夹了,万一办公人员“枪打出头鸟”怎么办?我不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尽管我知道我是正确的一方。

+ Q& p; b' @" r# ^

“Jared,你排到我前面来吧?”我怂恿Jared和我换位置“不换,刚才不是你要排在前面的吗?”Jared不愿意我又看了眼湖南大哥,湖南大哥低头在翻护照,我朝他挥挥手,他也没反应好吧,既然这样,看来我必须得打头阵了,免得Jared每次都鄙视我,人高马大的关键时刻却上不得台面。

4 \7 ^0 j$ @5 t# x# M

柜台里面坐着一个戴眼镜的瘦弱男子,头发没洗干净,一支一支地全黏在一起我假装镇定地把护照通过窗口递给他,明明没有做错事却有些心虚,我想很可能是这种喜欢随大流的心理状态让很多人选择了跟别人一样在护照里夹钱去行贿吧?。

8 b, l; s( Q+ E$ Y5 B; w

瘦弱男子翻开我的护照,稍微怔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望我一眼,然后还托了托眼镜,似乎想把我看清楚于是我也托了托眼镜,同样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其实心里依旧没底,担心他真找我麻烦,因为他看起来并不友善瘦弱男子不着急盖章,他把护照翻过来翻过去地检查了好几遍,几乎每一页都看到,也不说话,就像在等什么一样。

I, i$ d, S1 j& A! X h

接着,他还故意把身边的一摞小额美元整理一下放进抽屉,我知道他是在暗示我对于这种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战术,后面还有那么多人排队,他肯定耗不起就这么僵持了三分钟左右,瘦弱男子终于不情不愿地盖了章,他把护照递给我时让我很明显地感受到了他心中的不满情绪。

; B7 B. `3 |0 |7 z1 J5 N* x

在我打了头阵之后,Jared和湖南大叔的办理速度明显加快了很多其实一两美元并不多,只是类似的行为会给本来国际地位就不高的中国护照又抹上一层灰如果大家都拒绝这种毫无理由的行贿,我想大家的旅程应该会更顺畅更舒心。

8 Z, `- g- ]: r6 Q& F9 \( K

跟老挝的出境处简陋得只有一个黑暗的小屋子和一张破旧的办公桌相比,中国带有空调大厅、几层楼高的亮灿灿的入境处简直可以用奢华来形容而且,过境之后,国内的公路也明显比老挝高出好几个档次,坐在车上感觉平稳多了,不再颠簸得头晕眼花。

4 `# N" a9 @' p

这么一对比,还真发现,中国现今的经济实力确实不是吹出来的

! S0 `3 e' E# |6 A

重新回到中国的感觉,怎么说呢?很复杂不是我崇洋媚外,只是中国人实在“太聪明”,我感觉在国内旅游得操好多心,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稍不留意就吃了闷亏在东南亚那些佛教盛行的国家,有虔诚信仰的人民总给人一种平和安宁的印象,没有攻击性,他们不会让你感觉自己是一头被宰的羔羊。

/ c& F# ?5 q7 P8 x! P, T0 a/ f

但是一回到中国,我的神经就条件反射似的开始绷紧了——“给你们推荐一个景点,那里特别美,去的人很少”“哦,是吗?……门票多少钱?”——“你好,你们一共消费五十八元”“咦,我们没有用餐巾纸,为什么要收这个钱?”。

2 Y) A' B- A% x( m# G- O. f

——“三斤六两,算你们三斤半,一共十二块五”“这有三斤半?好像还不到三斤吧?”想在国内精打细算地穷游,真得时时刻刻斗智斗勇,凡事都要留个心眼说到国内的旅游区、旅游业,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都是一个字:“黑”。

: z* L: q( H3 P& M3 d

所以很多人为了不破坏游兴,心甘情愿被宰,更是助长了这股“黑风”当然,我不是说在东南亚旅游就不会被宰,只是从直观上来比较,这次东南亚之行最贵的吴哥窟三日门票才四十美元,折合人民币两百多,现在国内稍微一个较大的景区都要这么多钱,而且还是单日票。

. e( R* P% G! ~

恐怕是国内的“穷游族”还没有强大到进入主流视线,所以大家还是普遍认为旅游就是一件奢侈烧钱的业余活动吧“出来玩,不就图个开心吗?怎么舒服怎么来”这基本上还是许多中国人的观念,就像我说辞职去东南亚玩的时候,当时很多身边的同事都表示不理解,为什么要跑到穷国家去吃苦?这还是旅游吗?。

7 [+ z& f( a1 q# k2 E0 I) ^: X

当然,现在情况开始慢慢有所好转,国内许多旅游区针对“穷游族”的设施已经慢慢成型,但规模都不大,只是一个一个小据点,没有出现像暹粒的老市场、曼谷的考山路、琅勃拉邦的西萨旺冯大街那样的“背包客”大型聚集区因为这种“背包客”大型聚集区就像是独立于所在地之外的一个小型联合王国,为全世界各地涌来的“穷游族”提供全方位服务,住宿娱乐饮食,各种生活服务应有尽有。

" G/ ~' K8 R0 b! F

背包客在外旅行,只要找到这样的地方就像找到了家一样,心里会非常踏实,旅行的孤独感和漂泊感便会有所缓解所以,当我们抵达勐腊这个西双版纳州的小县城之后,没见到几个背包客,更找不到像那样的聚集区,我们就突然有些迷茫了。

) F# I9 p( A s6 \ E1 Z( A

告别继续前往昆明的湖南大叔,我们根据网上的推荐找到了勐腊汽车站附近一家酒店入住门口招牌上写的是“XX大酒店”,接待大厅也十分宽敞,可实际上就是一个小招待所,价钱倒是非常便宜,才50块钱一个标准间,看起来还挺干净,靠着汽车站,只是没什么特色,在酒店里来来往往的打工族或者是大腹便便的商人中,我们显得格格不入。

- f0 T& w5 s$ T( [

“我不想呆在这里”我和Jared好不容易找到路边一家顺眼的小菜馆吃晚饭,他们居然没有菜单,让我们直接看冰柜里的食材,菜色由我们自由组合,价钱则由他们随意定出这种不透明的生意行为让我感觉自己被蒙在鼓里,被宰不说,还死得不明不白。

; f% V- v1 V2 ^% E" I

“嗯”Jared虽然没多说什么,但他从杯子里默默抠出一小坨黑黑的东西,然后一脸不悦地弹走从早上的琅勃拉邦到晚上的勐腊,我知道Jared跟我一样,心理落差非常大吃完一顿并不可口的晚饭,我们在勐腊县城晃荡了一圈,这里就像所有具有中国特色的小城一样,没有丝毫特色,哪怕这是在传说中的西双版纳。

4 h0 Z5 _$ w1 P k1 `6 Z

曾经的西双版纳是国内非常热门的旅游目的地,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想来这里体验一下东南亚热带风情可是随着时代进步,去东南亚旅游已经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那何必还要到西双版纳看“山寨版”呢?西双版纳就这么在国人越来越宽广的视野中渐渐没落下去。

/ }& B! g! U/ v: P0 }

“早知道就直接去昆明了”尽管勐腊有一个“望天树”景区,据说是原始热带雨林,而且望天树是世界上最高的树种,但我们的兴趣已经不是很大之前,我们还打算去一趟西双版纳的州府景洪市,现在也被我们果断否定了

x8 A2 k l f2 b/ d o

第二天吃完早饭,我和Jared把云南地图铺在床上,想看看从勐腊到昆明途中还有没有值得一去的地方看来看去都没看出什么名堂,我们决定去问问前台服务员结果,前台服务员向我们哭诉了一大堆她们工作有多繁忙,根本没有时间出去游山玩水之类的牢骚话,最后也没给出一个让我们满意的答复。

' i0 N: b. I$ |

正当我们纠结要不要直接买车票去昆明时,遇到两个准备前来投宿的阿姨级背包客,她们俩是退休之后出来旅游的,刚从元阳梯田过来,准备明天去景洪“现在去元阳梯田,正是时候!”个子不高、烫着夸张卷发的阿姨告诉我们“梯田里面刚灌水,还没开始插秧,蓝天白云都倒映在梯田里,特别漂亮。

1 Y) r m5 u- c( P: T! R& D+ J

”高个子阿姨补充道其实很多年轻人都喜欢说,现在我要努力赚够钱,等以后退休了就满世界玩本来我以为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但我看到这两个阿姨背着登山包精神矍铄的样子,发现有些美好的梦想还是能够实现的,希望到我老的时候也可以这样。

7 {$ N. w# c5 k5 t: i/ T8 ^7 I

“那就元阳梯田!”我和Jared回到房间,重新展开地图,找到元阳的方位,然后又上网查了一下攻略,发现正是景观最好的时间几年前我在广西旅游时去过龙胜县的龙脊梯田,那时便听说大名鼎鼎的元阳梯田,当时我和路上遇到的旅伴坐在山顶的房间里望着窗外层层叠叠的梯田喝啤酒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因此很快赞成了这个决定。

, s* h5 }' ~( _1 r6 I8 ? }+ y3 B# P

我们马不停蹄地到汽车站去买车票,得知勐腊到元阳没有直达的班车,需要在绿春县中转“明天早上7点,10个小时到绿春”售票员头也不抬地告诉我们“10个小时?”我忍不住大声反问,满心纠结,不是才200多公里路吗?难道班车时速只有20多公里?这比自行车快不了多少啊。

. a: l* P9 m7 ?( ~) G8 W2 I% k

虽然当时从暹粒到曼谷,从琅勃拉邦到勐腊我们也坐了十多个小时汽车,但那是在国外,我可以一直充满好奇地望着窗外奇形怪状的建筑和各种新奇的人和事“喂喂喂,那个楼顶好像一坨屎”“哎哎哎,那个人穿得好像一棵圣诞树。

* X, j; b" M6 n. n* I+ R8 n9 N

”可是现在在国内,路上看不到太多让我惊奇的东西,风景嘛,就像在湄公河上坐慢船一样,顶多看两个小时就腻了好歹坐船还稳当,不时能站起来活动活动,看看书而坐汽车就惨了,一直颠一直颠,站又站不起来,腿也伸不直,看书看不好,睡也睡不着,只能发呆,还容易头晕。

* w2 h# g ]9 X

汽车是我最不喜欢的交通工具,在云南坐车10个小时山路啊,这可怎么熬?谁知道,这种在祖国西部地区长时间坐汽车旅行的痛苦才刚刚开始而已。

) S+ |( }; ]0 G- Z, z7 X9 T

买好第二天的车票,还剩下大半天时间,我们决定到望天树景区去随便逛一逛让人意兴阑珊的景区,没什么特点,并没有我想象中热带雨林的奇特景观,看起来不过就是普通树林游客稀少,西双版纳的衰落可见一斑,甚至连景区工作人员的工作状态也都心不在焉。

# K6 @4 i, g; I* Q5 u; o) A7 s

“请问票价多少钱?”我们俩背着双肩背包走到售票处,问售票员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学生票,30块”售票员说完,又低下头我和Jared对视一眼,试探性地递给售票员60块钱,她头也不抬地给了我们两张学生票哇,原来凭借我们这两张稚嫩的老脸,连学生证都不需要出示就能买到学生票,让我对自己的保养状态倍加自信。

0 A% `* u) q. c/ I

而且后面在景区门口的检票处也同样没人查学生证,直接放我们进去了于是,自以为返老还童的Jared决定在买“空中走廊”的票时也如法炮制一番“一个人100块钱,太贵了,我不上去了”“空中走廊”是一条架在望天树上的索道,窄窄的,晃晃悠悠,恐高的我光是抬头望着离地二十多米的“空中走廊”就已经腿软了,更甭说在上面走一趟,便赶紧找理由推掉这个项目。

* X& ^# g# O8 j {" S9 B

“真的不上?不后悔?”Jared明知道我不敢,还反复用“激将法”刺激我,“也许一辈子就来这么一次哦”“主要是太贵了,100块钱都可以吃顿大餐了”我反正不吃“激将法”这套,心里虽害怕,嘴上不肯承认对我这个习惯四平八稳的家伙来说,刺激项目的极限就是游乐场里的海盗船,超过这个级别就免谈了。

$ D. O" p# { c! b9 Y

“只是觉得贵而已?”Jared转着他那双狡黠的眼珠,逼问我“当……当然,便宜点我就上去”我嘴上还是不服输,心里想,反正明码标价写在那,Jared肯定没辙“好吧,那我先去买票了”Jared跑去售票窗口,我偷偷松了一口气。

4 P; B; {2 F6 F8 Q8 Q

过了半天,Jared还没买完票,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我看见柜台里的女售票员跑出来跟坐在旁边的一个男人商量了几句什么,那男人点点头果然不出所料,我的预感很准确——Jared跑回来,扬着两张票据跟我说:“走吧,两个人100块。

# S) \( p1 x2 K4 O

”“什么?不是一个人100的吗?”完了,被狡猾的Jared将了一军“我问他们,我们是学生,能不能便宜点?然后他们就答应了”拜托,伟大的望天树景区,你们能不能好好培训一下你们的员工?全都什么眼神啊,我们两个备受岁月摧残的沧桑男子,难道你们一个一个愣是看不出来吗?。

3 V8 t' D9 e9 ]' A

“慢点走!慢点走!”“啊!好高啊!”“我不走啦!”“你站在那里别动!”“看着我!看着我!”我就是在这样的大喊大叫中走完全程五百多米的“空中走廊”Jared这家伙,别看平时软软糯糯,其实内心特别不安分,玩性起来的时候就特别爱找刺激,哪里看起来最惨绝人寰就往哪里跑。

' A. ^) `# k6 C# B" i8 u9 `0 a

不过,他平时生活中却一点都不愿冒险,遇到陌生人不敢说话,连旅行途中看到没吃过的食物都不敢碰,反正就是个极端矛盾的人尽管我不喜欢刺激项目,但真逼我上马,我肯定不会半途而废,金牛座喜欢钻牛角尖的个性马上开始爆发,无论如何都要坚持走到最后。

, L5 Y# d% t& N/ K1 m

从“空中走廊”上下来之后,脚踏实地的我反倒觉得那种走在天空的感觉也还不错“空中走廊”上的尖叫声依旧此起彼伏,叫得人心惶惶,我就像劫后余生一般带着一点点幸灾乐祸,这反而成为了“望天树”之行让我唯一印象深刻的事情。

9 S* b9 Z) w) A4 S8 m5 {* e

晚上,我们早早地就睡了,为明天在车上颠簸的疯狂十小时好好养精蓄锐。

7 i: _& T \' t4 W# f% p9 Y1 r

【更多精彩旅行故事】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

6 a: l: f1 ?. z! x% \( ]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本文为知乎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V) f2 t4 w2 e9 ` % m0 ~4 R7 M7 n . i# n' u; |$ C 1 I. h# K. a7 H7 r' n: H+ a ( [; X/ F0 T$ K4 Q! Y3 @' t: 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触屏版Wap
    西双版纳天天游

    Www.xstty.Com

  • 微信客服Wechat
    扫描二维码

    添加本站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