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on - Fri : 09:00 - 17:00 西双版纳州景洪市沧江新区宣慰大道
访问手机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153-9393-8078

返回顶部
资讯
资讯
本版暂无简介
共有7875个话题
xstty
前天 06:27   
& O; `' `5 L/ Y% F7 S# K* E

志强蹲在自家院坝边上一手夹着烟一手划拉着手机屏幕,新闻上说疫情的人数比昨天又增加了几十人,烟灼烧着他的手指使他脸上露出了更加痛苦的表情他的身后是三间瓦房,矮小的堂屋中央放着一张陈旧的桌子,还有4条长凳随意的摆放在桌子四周,由于使用的有些年头了桌子已经四角不全且磨得锃亮了,志强一家就是在这里度过了很多年。

- O+ ]& y/ J; ?

天微微泛出鱼肚白就能听见母亲各种忙碌的声音:先是一阵邦邦的剁柴禾声,接着一阵叮叮当当是锅飘碗盏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咚咚的切菜声和刺啦刺啦的炒菜声混合在一起不一会整个屋子飘满了炒腊肉的香味,起锅前母亲还会扔一把蒜末和青椒在里面。

* V& C) h4 g2 t& f# e2 F( X8 [( z

志强每每闻到这个味道就会忍不住打一声很舒服的喷嚏,这时候母亲知道他已经睡醒了扯着嗓子喊道:“强仔,赶紧下床等哈喊你爹回来呷饭”这个交响乐伴随了志强的整个童年夏天的早上父亲一般是去地里除草或者喷农药,有时候就算地里没活父亲也要把每块地都转一圈,看看青苗长势旺不旺或者是哪里需要修剪补苗的。

$ o' x* m+ Y+ {$ s5 P- y

中午吃饭的时间父亲会给母亲说说地里的情况,以及谁家地里庄稼长的好母亲也会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父亲搭腔他们谈话的大致内容是:应该在某场雨之后施肥的,下完雨地里正好有潮气肥料一点不浪费;除草剂应该用杀尖叶的不该用了杀圆叶的,结果玉米差点没收成;阴坡那块地不该用化肥,本来土质就硬撒了化肥更加结块等等。

+ x& m$ U7 U; H7 @; I! \. N( t2 N3 ^

冬天的早上父亲多半是去山上捆柴禾,秋天砍的柴禾晾到冬天差不多已经干透了,父亲捆完柴禾回家的时候还会捎上一捆 那时候电话手机并不普及,通讯方式基本靠人工,强子一溜烟跑到父亲干活的地头上冲着父亲喊道:“爹,呷饭喽。

* a! u- _# n4 B3 _$ w4 M

”“晓得了”父亲也会回一声志强坐在自家门墩上远远地看见父亲从一个小圆点一闪一闪变的越来越大,沉甸甸的柴禾压弯了父亲的腰,他腰里别着一把弯刀,脚上穿着母亲纳的千层底黑色的灯草呢鞋面已经磨得流光发白,大拇指那个地方已经磨出一个圆圆的洞了,母亲打趣父亲每双鞋子前面都有一只眼睛父亲总会说:“不碍事还能穿。

$ p; k6 H( C& n# e

”父亲每次抗柴禾回来都会喊一声:都别出来我放柴禾了志强家灶屋后面是个小山坡父亲从上面把柴捆扔滚下来正好到灶屋门口,这样方便母亲取柴禾父亲常年累月的滚柴禾使得这个小山坡形成了一个松软的斜面坡道,也成了志强父亲版的滑滑梯。

+ |0 r" O# }: u( o9 e

也曾经一度成了村里儿童娱乐聚集地,通常会分成两组比赛奖品一般是柿饼、糖果、花生、核桃之类志强因为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自然成了最大的赢家,也会因为溜烂了棉裤经常被母亲责骂,然而这并不影响他对溜滑梯这项体育运动的热爱尤其是晚上躲在被窝里数着自己奖品的时候。

# f1 T+ c& Q4 v7 k9 q

父亲滚完柴捆之后拍拍身上的土蹒跚着脚步走到墙脚下的水池边草草洗了手和脸,母亲已经把饭菜摆上了桌:一碗青椒腊肉、一碗腌萝卜丝和一碗炒酸菜,主食是玉米粥或者搅团父亲端起大老碗沿着碗边呼呼的吸了一大口饭砸吧着嘴,他划拉着炒腊肉把瘦肉挑到志强碗里肥的放自己碗里。

I5 U" M8 E$ n& j+ A

母亲夹起一大筷子酸菜和一小筷子萝卜丝坐到炉子边的矮凳上埋头吃起来,志强则端着碗倚在门口的树干上一边吃一边把不爱吃的扔到地上的鸡盆里,这时候鸡群蜂拥而来互相挤着挣食吃,有的个别鸡竟然跳的很高尝试从志强碗里看能不能搛上点吃食,这时候志强会狠狠的给上一脚。

5 {1 ?) p- w# B: Y; s' E! A7 k: W

小时候志强是那么不爱吃玉米粥和搅团更不喜欢吃酸菜和腌萝卜丝,可是母亲至少每天都会做这些中的一个起初他试图反抗哭、闹、绝食可最终都不管用,母亲偶尔会做擀面条、烙饼和米饭改善一下伙食也会在打猪草的时候给他摘一些山上的野果:酸的睁不开眼的沙棘、红的发亮的羊奶果、野樱桃、八月瓜和野生猕猴桃还有酸甜可口的野李子,秋天母亲把树上的柿子用竹竿小心的夹下来晾干做成柿饼、晒干的地瓜干,这些都是志强少时的零食。

! j- h2 M; x L2 T/ p, h

志强吃完了碗里的瘦肉喝了几口玉米粥剩下的一股脑都倒给了鸡,把碗搁到了饭桌上父亲吃完饭后会抽一袋旱烟,炉子里的火烧的劈里啪啦,有两股蓝色的烟雾从父亲的鼻子里飞出来和火苗缠绕在一起腾空而上,有一律阳光悄悄进了屋不规则的映在墙上。

' z4 ]$ r( d/ J

墙上布满了烟熏像一座煤山母亲收拾完饭桌,志强拿出作业本和课本开始写起作业母亲也拿出他的针线筐放到在桌子的另一边开始她的针线活,她时不时唠叨几句书包刚封没几天又开线了,志强的裤子又快到小腿肚了,袜子也烂了几个窟窿眼.........。

5 z4 @% B1 P6 b* W) z5 |. `

志强认真的掰着手指算着数学题,父亲看了看儿子的作业本眼角的皱纹挤的更深了,嘴角泛起了笑容另一边墙角挂着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的是父亲的宝贝,父亲抽完一袋烟把烟袋锅在炉子上磕干净,从这个小布袋里抓出一把烟叶装在兜里带上草帽就出门了。

/ a! v' @) C; T7 a

母亲不识字也看不懂志强的作业,每次志强写作业母亲在就一旁做起针线活志强有时候会给母亲朗读课文,课文里讲的是一个个故事有很多生字志强还没学过也不认识,就跳过或读错就这样磕磕巴巴的读完,母亲总是会心的笑起来还赞扬道:好好,念的好。

( m! p. x9 [& J. x

母亲笑起来两个眼睛弯成两条线,像是小人书上画的人好看极了每当志强考了好成绩或者老师表扬的时候母亲会给他炒泡椒护心肉,是泡酸的红椒、红薯干和猪的护心肉一起爆炒的,而且一年只能吃一次,这是志强小时候最爱吃的菜。

, {6 m( x( C8 K9 N0 U, B

随着父亲去世志强读完九年义务教育之后也辍学去南方的某个城市打工,外面好吃的实在是太多了,志强也逐渐淡忘了年少时的最爱然而母亲依然留着这块护心肉等每年志强回家过年时炒给他吃志强外出打工已经很多年了,具体多少年可能他自己也记不太清了。

! ?. E5 [$ o/ Y4 Q) G

在他的记忆中故乡越来越多的只有冬天,大雪淹没了整个村子:房屋看不见脊梁、松树也低下了头、小河看不见流水,只有几户人家房顶上冒着烟多数人家门口挂着一把大铁锁母亲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站在窗口,后面跟着一只撒着欢的小黄狗母亲唤它小黄,见到我它不停的摇尾巴在我脚上蹭来蹭去。

7 m k0 x/ ?! G9 |6 l% h

母亲头顶上稀稀拉拉的散落着几根头发,眼睛更加弯了志强把自家门口扫出一条路,又把自己门口的几棵树全部砍了据称块堆在墙角年夜饭母亲做了一桌子菜,照例摆了三幅碗筷,还炒了泡椒护心肉,志强吃了一块肉给小黄也夹了一块。

' x9 ?. H. h: S8 c7 C. i2 Q

日子过得平静又毫无波澜,志强突然接到电话村长电话说他母亲病了志强匆忙赶回来却未能看她一眼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母亲一生节俭连走都挑好了时间饭桌上母亲的针线筐还在,里面还有有一双没有纳完的鞋底桌子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漆也掉的斑驳不平了。

2 j q1 i$ I t( p0 _% e+ p

志强原本打算重新给这桌子上漆的,不,或许是换张新桌子还有这椅子;还有给母亲新买的衣服原本是打算发快递邮寄给母亲的可是想着过年总是要回家;他也有打算攒够了钱在院坝的西北角盖一栋新房子的打算......志强哭了他两眼通红,却没有像儿时不想吃饭扯着嗓子哭而是低声啜泣,他听见院坝外面有响动出去看却没有人,地上堆着一堆东西有糍粑、酒、青椒、青菜还有一包糖果.......。

$ M, l. W0 Z7 T

小黄也因为响动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了它昂着头依旧摇着尾巴却没有撒欢,或许是它也知道了些什么也或许是饿的它耷拉着脑袋有些无精打采,像个孩子一样嘤嘤的在志强的脚上蹭来蹭去志强走到墙脚下的水池边草草洗了手和脸,从房梁上取下一块腊肉烧火做起了饭,他像母亲一样也在腊肉里扔了一把蒜末和青椒可是再也炒不出那个味道了。

6 Y: \' n2 ]; F8 S; V

他盛出一碗饭给小黄狗也盛出一碗,把盘子里的瘦肉夹给小黄狗肥的放进自己的碗里,饭桌上照例摆了3副碗筷 志强在父亲的墓旁边也挖了一个坑,里面放了母亲的衣物还有针线筐这几天志强每隔几天都会收到一些蔬菜和粮食,终于疫情过去了。

% t6 m5 m6 {, @) G

志强刮了胡须换了干净的衣服,身后的大门上也挂了了沉沉的大铁锁,他和小黄一起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 r1 u% s5 y% {3 G 5 F3 {, M6 M3 \7 [) C! ~. }: L) g9 V " R( i% k# Z1 }& [7 }8 f& J9 h0 P& C5 C4 e, 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触屏版Wap
    西双版纳天天游

    Www.xstty.Com

  • 微信客服Wechat
    扫描二维码

    添加本站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