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on - Fri : 09:00 - 17:00 西双版纳州景洪市沧江新区宣慰大道
访问手机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153-9393-8078

返回顶部
资讯
资讯
本版暂无简介
共有1万个话题
品读‖陈李芳|小说写作范式的锐角开辟——读梅钰小说《勐巴拉彼岸》(陈歌在线阅读) [复制链接]
+ S9 S5 \+ G6 `' w, X; e

原标题:品读‖陈李芳|小说写作范式的锐角开辟——读梅钰小说《勐巴拉彼岸》2022年第 43期·总第 391期· 作者简介

/ @9 g1 Q3 O- f9 B

陈李芳,笔名一凡城,山西临汾洪洞人山西省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国知识产权报》《山西日报》《山西农民报》《山西市场导报》《山西广播电视报.临汾周刊》《五台山》等报刊一主人公木鱼,想有个性地活着,写诗、出版诗集,却备受非议。

2 \+ R8 n, C! _! o9 u

爱情貌似如意,却被大胡子滥情劈腿,想继续写诗令众人刮目相看,想让大胡子后悔,却突然出走 次主人公老铁,在原生家庭不被容纳,婚姻不美满,职业不如意,写诗没成功,日复一日重复着没有希望与尽头的生活作家梅钰借助“我”、大洪、光头刚,借助大胡子教授的论断,借助美丽又荒远的西双版纳映衬,完成了木鱼的出走及老铁的未知出走。

9 _( c' m& I7 m4 P( N) S5 {

像上帝检阅众生,我们能看到小说人物的出与入,起始与完结,起高楼与楼塌了好故事会赋予人物形而上的意义,令人反思存在的形式,看清出生、发展和人生走向那么,从梅钰的文本中能审视怎样的意义? 无视别人目光,在西双版纳的民俗馆,木鱼自由自在。

1 C/ ^ B; y$ {) Y

出走是精神解脱,物质变成可有可无,婚姻似乎成了累赘老铁的未知出走像留白,像金属在铁匠手里的延展有羡慕有嫉妒,有不屑有不解,有奔她而去,有离她而归大多数人便是梅钰笔下的“我”、大洪、光头刚也许木鱼的选择对读者会有启发,也有无限可能。

- f# N4 A8 s/ \$ p

处处指点别人写诗的大胡子教授应是高格人生设定?结果会滥情,会劈腿,会被帕金森女人纳入麾下,他原来也在泥潭作品讽喻性可见一斑文学形式尽管宽广而繁复,在某种意义上却具有否定力量在人为的界限里,一切都获得了存在的正当性;在魔法圆圈里,一切都注入了选定的意义。

. X) |# D7 u% L) z8 c7 W, X

娜拉从窒息的家庭出走,令人钦佩也让人耿耿于怀鲁迅先生在《娜拉走后怎样》中曾说,娜拉的出走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是回来,要么是堕落他还说,除非娜拉掌握了经济权,参与了社会生活,不把婚姻当做女人唯一的职业梅钰笔下的木鱼和老铁都出走了,不完全是出走于婚姻,是琐碎的生活,不满的男女关系,是不甘心。

3 q' o9 W# ~. k( }

女的也好,男的也罢,终究是对物欲横流的现实的厌恶,为满身涌动、无法遏制的能量找一安放之处“……我想思乡情切,不再知道家为何物,同时又拒绝回家,这是有可能的于是,这种情感上的混乱状态或许就是对放纵的自由的定义……”(詹姆斯.伍德《最接近生活的事物》)。

$ F- ]. Z9 ~9 j; Z$ B

木鱼或者老铁,或者像他们一样出走的人,算不算放纵的自由?

/ _1 p1 L: y2 l

二故事主要发生在西双版纳漫山橡树,却被油漆味追踪偏远是现实,美丽也是西双版纳特色的美味佳肴——勐海烤鸡、香茅草烤鱼、菠萝紫米饭,再加上傣家自酿白酒大片花海,戴着斗笠的傣民借助飞机上的视角凌空领略异域风俗人情,远距离的镜头特写如在眼前。

: J" z2 L, ~& e8 O8 \, p7 f

人物在活动,情节在发展,特色自然流露,令人想起沈从文笔下的湘西风情众人眼里木鱼是长满刺儿的玫瑰,长的漂亮,婀娜多姿,很有才华,穿着时髦也有个性 “……你揭开她诗句的表层,一层层挖开,就会被流动的热情炙伤。

/ h- J- Z6 k8 F1 e8 ~

” 发现大胡子滥情后,心怀不甘离开的木鱼,出走八年到丽江被救赎 离家出走十年的老铁,初中毕业,原本下煤窑,被众人怂恿,大胡子教授鼓励,写了三年诗泄气后决定出走寻找意义据说去三门峡,走时没有带钱,走后一年媳妇改嫁。

+ C: e, F2 D) T# R. Q$ u! b! h

木鱼与老铁算一类人,从鸡零狗碎、不如意的生活中逃离庆幸的是木鱼找到了勐巴拉雨林小镇,老铁尽管被法院宣告失踪,但宁愿相信,老铁如木鱼一样,找到了自己的“勐巴拉”大胡子是高级知识分子,依稀觉得,他和作品中的“我”“大洪”“光头刚”没什么区别。

, l# F1 e+ D7 a4 K( P) e2 q

大胡子教授可谓才华横溢,欣赏木鱼的才情,却处处沾花惹草大胡子终究被收服了,一个患着帕金森毫无姿色的女人其实大多数人像大胡子或者像“我”“大洪”“光头刚”一样讲着一个个“她”或“他”的故事,赞叹着不屑着,羡慕着嫉妒着感慨着,然后埋头走路,继续着自己的苟且。

6 K# R2 U8 f6 `, T+ ^# k/ `

时间跨度十年、八年,叙述从现在到过去,从过去又自然回到现在空间转换从家乡到遥远的西双版纳,从北方到南方,从地下到天上故事在有条不紊中甚至不知不觉中推进着,三层甚至多层叙述,编织能力令人赞叹福楼拜说,作家在作品中必须像上帝在宇宙中那样,无处不在又无影无踪。

/ l8 M8 D- s) @

反观梅钰的《勐巴拉彼岸》,那只“上帝之眼”光辉煜煜,又无影无踪叙述身份的隐藏比如,对西双版纳风情的描述—— “车在光里行走,如在空里树木、村寨、傣民扑进眼底,如画片,单薄、轻飘,一闪而过横在远处的山脉时而如铁,时而如玻璃,反着光,忽明忽暗制造着假象,像罩在现世的一副活套子,让人一路眩晕。

9 N0 `$ U: Q5 R/ s

”“一片红摇曳在视线尽头奔过去,大片花海花瓣朝内,像无数根手指聚拢,身体远抻,箭一样射向四方” 比如,对木鱼的观察角度—— “她穿灰色萝卜裤,裤腿收缚处,露出纤细脚踝,左右各挽一根红绳,系几只铜铃,一动,就叮铃铃响起,好似一只小宠物毛茸茸来。

0 n/ ^" f3 U) d# B; Q- i3 @ Y0 M! f

人要俯下身,抱起,顺手一摸,听任它怀里娇羞”“她较八年前脱俗,凹凸得标致,腰身那里陷进去一把,让人想摸” “侧身倒酒时,鼻子跳过酒香,闻上她,软软糯糯,像玫瑰、百合、桂花和所有花香的总和,幽幽自眉间来,眼底来,足尖来,心一点一点泛远,浮浮的,痒痒的,让人毛燥。

" |2 x4 G( B4 ]6 {. H9 ?

” 比如,对大胡子沾着米粒胡子的描述—— “我坐在旁边,看一粒米舞蹈以它为中心,十几根胡子粘在一起,一起抖动”“他嘴巴一动,胡子跟着动,米粒随之跳跃,像是刻意编排的歌伴舞” 以及被拆穿劈腿之后表情的描述—— 。

" x' F8 Y2 B3 Q* b* i* Z/ \

“胡子因此可怕地翘起,露出空洞的嘴巴,像通了电” 眼前浮现活灵活现的人物,都是文本中的“我”眼睛看到的 作家梅钰的身份无处不在西双版纳是美丽的,也是偏僻的 “光头刚刚叹息,活在这么偏远的地方,有什么意义?大洪反问,活在哪儿有意义?” 。

2 u) f* x3 R, [* T4 u

出走十年的老铁在找寻活着的意义,离家八年的木鱼也是作品中人物的思考与询问,也是读者心中的疑问,作家梅钰引导着读者思考 叙述视角的选择与意识流动的完美融合第一人称叙述视角“我”可以是作家本人,也可以是塑造的人物。

( U7 B' M- Q- E5 ?

《勐巴拉彼岸》中,“我”的身份值得探究“我”是县城里吊儿郎当的人,不敢说不务正业,至少在寻找木鱼上动机不纯如果只有一个“我”,个人特质较难表现梅钰高明,像塞万提斯在旅途中给《堂吉诃德》配备桑丘.潘沙一般,给“我”两个伙伴,“光头刚”和“大洪”。

1 G6 u1 r( Y5 ?) s q4 G

三个人物的眼睛,三个人物的对话,“我”的形象更立体,找寻“木鱼”似乎也理由正当作品借助“我”的意识流动,采用了不少内心独白内心独白自然允许重复、省略、歇斯底里、粗俗借助“我”的视觉观感,完成了对现实世界的观察,如西双版纳是美丽而未开化的偏远,完成现实中对木鱼的外在形象及她在西双版纳的生活场景描述,完成当地美景的绚丽化描述;借助“我”的味觉体验完成在旅途中西双版纳的橡胶树对味觉方面的刺激,完成对当地特色菜肴的观察。

. d: f& @5 w" C' d! D- Z; F$ a

除了当下,在内心联想中完成对往昔大胡子对木鱼的定论,木鱼在县城的个性化生活,个性化男女关系;完成老铁在煤矿挖煤的描述,大胡子对老铁写诗的鼓励,写诗失败后,老铁找寻个人生存意义的事实有“我”的意识流动,也有铁嫂对老铁的控诉与回忆,还有木鱼对往昔生活回忆、对现在生活的总结。

+ ~! P4 z$ I7 ]! j0 F

在意识流动中明确叙述者身份,叙述者身份得以自由转换每个人的生活里,自己都是主角,在别人的故事里都是配角从作家梅钰在人物上花费的笔墨看,木鱼是主角,老铁和大胡子算次主角文中的“我”“大洪”“光头刚”算是他们的旁观者。

: V1 w7 w* B0 r5 P7 H; s

在福楼拜笔下,“浪荡儿”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通常是个年轻小伙子,不慌不忙地走在街上,观察,张望,思索在美学或文学领域,“浪荡儿”的表达张力在情不自禁地记录和有选择地表现之间梅钰笔下的“我”、大洪、光头刚与“浪荡儿”无限趋近。

! l: M/ h: p2 Z

在木鱼和老铁出走之后,他们仍待在熟悉的安乐地,能做的仅仅是怂恿铁嫂找老铁但他们与木鱼的关系是好朋友?亲戚?男女朋友?好邻居?都不是,是有企图的闲人木鱼有信了—— “她在西双版纳开了家民宿,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曼景轩,两亩大的院子,一院子的花。

/ l+ e/ D/ A6 s& @) ~. _! ~

”“木鱼穿傣裙不像木鱼,像活鱼,让人想抓一把,再抓一把,一把一把接一把”“看到木鱼第一眼,我曾对木鱼的爱达到顶点” 他们恶意揣测木鱼离开—— “木鱼离开的原因五花八门,比较贴近的是,她肚皮撑开八条纹,快裂了。

- R7 q" C o* e! n4 @; l

她在流产床上订的机票,完了提起裤子就走” 再次见到木鱼—— “她较八年前脱俗,凹凸得标致,腰身那里陷进去一把,让人想摸”“对不住,木鱼说,夜深了,你们自便细长身子被傣裙裹紧,袅袅婷婷进到管家房三人无趣,自斟自饮自话自骂,一个嫌一个碍眼,都醉了。

' o$ ~9 H9 g; R# O6 ~- m! F

5 B: X. J U% i4 a' G

三《勐巴拉彼岸》充满了复杂的梅钰式比喻与象征整个文本各种比喻不下30处,每一处都是一次微型小说的爆炸先说明喻“车在光里行走,如在空里树木、村寨、傣民扑进眼底,如画片,单薄、轻飘,一闪而过横在远处的山脉时而如铁,时而如玻璃,反着光,忽明忽暗制造着假象,像罩在现世的一副活套子,让人一路眩晕。

' r: ?: n& s4 n

”片段化西双版纳美景在速度里快进模糊山脉颜色或明或暗,似真似假活套子——人生的真真假假,是比喻也是象征,有没有别里科夫的现实感?“赖我?想都别想!他说,笑如闪电瞬忽不见,一丝未留”变脸如翻书,闪电快怕也不及。

9 B5 e, s6 M5 t9 n

“一丝未留”夸张而形象,大胡子教授在被照片抓奸后的无赖嘴脸“她在封面上侧脸凝视,忧郁如轻烟,一层一层卷裹,有些梦幻,更多悲伤”作家梅钰笔下,忧郁有浓度,有烈有轻,抽象事物具象化,朦胧而实质各种物象,有形无形,具体可感。

3 \5 S2 W: n) v9 z3 d( ~( w

当然,不是所有的比喻都视觉化如:“侧身倒酒时,鼻子跳过酒香,闻上她,软软糯糯,像玫瑰、百合、桂花和所有花香的总和,幽幽自眉间来,眼底来,足尖来……”木鱼不仅外表美,更多自内而外散发于是美的嗅觉展开,如花蜜开会。

" Q: n& H+ p* [0 J8 i+ b$ b

甜了自己,晕了“臭男人”还有其他诸如:心灵的声音外化——“空出来的时间像毒瘾,折磨人”空闲时间不一定无聊,却是独特体验比喻形象化了因疫情被隔离的难受情绪,尤其是到了异地,有木鱼的异域风情的西双版纳,“我”的心理微妙。

: f: E( S3 a( G2 [

“木鱼的字如刀片,读一句被剐一回,先疼,再酸,最后是甜”文字力量奇特,梅钰笔下的木鱼是诗人,语言犀利,切中要害,却又婉转低徊,温暖无比,像极了木鱼自己“独声音裹了花香在院里飘:车钥匙和旅行手册都在茶台,注意安全。

M* O( J3 q. U0 H: B

”把听觉和嗅觉混合起来的少见,凸显梅钰特性再说暗喻“你知道吗,他就是出现在马孔多的那块大磁铁,我像枚小铁钉,被深深吸引”巧妙镶嵌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爱情是盲目的,孤独不是百年甚似百年,异性如南北两极,相吸而情不自禁。

, d% R. E; A' E3 }

“人总是自以为高尚,以为自己之所以成为自己,是女娲精心制作的那一个而非绳索随意蘸出的那一点泥,是上苍神圣的注笔,冥冥中的安排”木鱼要拯救大胡子教授木鱼的自信,自我崇高一览无余她在流连花丛的他眼里会独一无二吗?黄泥抟土和绳索甩出来的泥点子终究同一质地。

7 U# ?9 Z8 J- P+ o+ V; U* l

“纳西人代替诸神发言,替你划一道神光,不必还愿,不必介怀,你来,你是这道山谷的游风,你走,你是万物的见证,你只要把心愿挂起,风来,脆脆鸣叫,风去,沉默等待”风倏忽,万物蓬勃灵魂召唤,不可遏止比喻让另一种现实流动起来。

+ B7 b1 H Z7 ^- k3 S( U6 H

看到梅钰作品前,你会想到诗是什么?山水、花、海洋、灯塔、乐曲、故事、水墨、酒?天地无穷尽,等着开掘但她告诉你:“一个人把身体隐入地底,连通地上与地下,光明与黑暗,宽松与束缚,本身就是诗”“诗像一块黑炭,就在那里,你进去了,就能得到。

) C" t& \( j; c. W8 P4 v( [& _

” 老铁是煤矿工人,是被黑暗与阴湿甚至随时被死亡吞噬的感受,还是阳光下的回归、庆幸与温暖?也许都有濒临死亡的感受不规则不定期,又或许随时随地他在大胡子嘴里是一首诗,而煤井中的黑炭仿佛唾手可得,不能感同身受,却震撼人心。

2 F* N! o2 U4 q2 L7 g4 Y7 r

“诗如地菌泛起,被她拣拾怀里,月下吟诵,邀来尘世万物的共鸣”微小却无处不在,若获珍宝铺陈,讲述,吟唱,引起万千共情敏感而细腻的木鱼,情思满怀,月下起舞,画面美好,比喻精妙“大胡子对待女人的态度正如其对待美酒,红白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度十三度七十二度。

5 Z* `" u; B/ M: d+ L

来者不拒没有把他归类于道德败坏,却使接近她的女人如雨后之春笋,飞蛾扑火般攻克他”不是温度,是热度淡淡的酒,中度的酒,烈度的酒再烈的女人收服不了大胡子“攻克”的不是城池,是人,扑火飞蛾多,难度系数大隐约的批判力度不减。

7 q) D6 `- P& \( y D: V

“木鱼离开三年后,大胡子败下阵来,被一个患了帕金森的女人收服,从此不再沾花掂草”深情抵不过缘分,帕金森战胜了窈窕木鱼,情感若重若轻,收服失地的不知道是物质还是精神“我们拍下小视频,把自己放在花丛,不一会儿浑身发热。

8 [& R% q' T/ f9 s

大洪说这不是花,是火在烧再看,总听见火苗哔剥,声响之大,令灵魂震颤”西双版纳的美再次彰显,熊熊烈火般的花朵让读者等灵魂震颤木鱼,收服你的除了那两亩大、满是花朵的院子,还有这花海吧,一定还有除花海之外没有言及的美。

- W) S) R6 z1 Z

再说哲理与象征“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毛姆)《勐巴拉彼岸》中那些富有哲理的话,令人深思“盯着影子看,越看越像,越看越不像,取决于你认为它是什么有一瞬间,它是木鱼,总在前头,让你以为迈一大步就能黏住她。

" }: e3 y1 J: |# }1 p$ O

一转弯,它消失不见”梅钰笔下的“我”看见了影子即将到达的目的地有木鱼,于是莫名的影子也是木鱼,“我”的形象映射明显黏得住的是自我,黏不住的在远方,不是物理距离,是心灵上的,消失便顺理成章“倘由飞机俯瞰,山、路、车、树在同一水平面,人隐匿车内,是小黑点内的更小黑点,忽略不记。

$ S2 E. X# i1 t; S, e% J

”看得见的看得见,看不见的还是看不见足够的胸怀才能看到更壮阔的景,天地浩渺,人渺小如蝼蚁,如尘埃“用生命追求诗歌的纯粹”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该庆幸还是哀伤?有信仰的人顾不上哀伤他(她)要去追求梦想,哪怕被上帝的磨盘碾得粉碎。

$ C2 \" O6 _, g( b$ K

如毛姆《月亮和六便士》中的主人公为了画画抛妻弃子, “燃烧”了自己的思特里克兰德先生,如梅钰笔下追求诗歌纯粹的木鱼“啊,永远的吉卜赛女郎,不老的卡门” 这是大胡子教授对出走之后的木鱼的评价雨果的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中的埃斯梅拉达,典型吉普赛女郎,集美貌、智慧、圣洁于一体,天使的化身。

1 Y: \9 d' I* ?4 g5 Q- b

梅里美中篇小说《卡门》中的卡门,被恶魔化她有叛逆社会的恶,不受法律的约束,行骗偷窃样样精通,同时又敢想敢做毫不做作、视金钱为玩物,揭示了社会物欲横流的虚伪面纱大胡子对木鱼既赞赏又感叹,圣洁抑或野性,毁誉参半,令人遐想。

0 I. @4 @2 `- I A: ~/ g

“语言受保护,冲破桎梏时,应该会有顾忌,不该对一个鲜活的生命随意解读”思想是可贵的,进化成有语言的动物只有人对于复杂如机器甚至比机器精密几千万倍的人,应客观、审慎“我很想告诉她,他是幻象,你越持之以恒,越接近虚妄。

0 N3 ~, R1 H& n; N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金刚经》)一切表象和名相皆是主观意识的产物,并不反映真实性在没有遇见对的人之前,谈情说爱的那个人迟早是幻影,爱情自然也虚妄人终究会驾鹤西去,人生自然也虚妄无比“人一茬茬生,一茬茬老,不都这么过?”。

: d# i8 l, g) f: u! h% e

莫言曾说:一茬茬的死,一茬茬地发,有生就有死……是啊,人生真像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生生不息但是不一定每个人都愿意做韭菜,也许老铁出走只是想改变一下,那怕做菠菜一白衣问天竺长老云:“僧舍皆悬木鱼,何也?”答曰:“用以警众。

8 ^# K% R9 j, L3 ~ }

”白衣曰:“必刻鱼何因?”长老不能答,以问卞悟师师曰 :“鱼昼夜未尝合目,亦欲修行者昼夜忘寐,以至于道” (《唐摭言》)木鱼想必是作家梅钰笔下的“得道”者,给主人公名字为木鱼,充满隐喻与象征,饱含深情“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回来。

4 \: m2 p. D, z1 _- O0 q$ _8 \

爱人温柔体贴,名望人尽皆知,钱财尽情挥霍,诗作震惊文坛,具备其中之一时,我会重新出现,趾高气昂”木鱼出走时的内心宣言:爱情、名望、钱财,或者震惊文坛的诗作……那是想象中志得意满的木鱼,更是惊艳众人的、活在别人眼里的木鱼,社会上同样被物欲化的木鱼何其多。

0 f: P4 n) h. s' T/ B5 F

“我想问问你,你为谁而活?为父母?为子女?人该为自己而活!这句话幽远深邃,像由天界传出,不代表某个个体,是集体宿命,她,老铁,很多个他们,与我们区分,远高于尘世,在另一个维度绝决思考”活着的意义难以定义。

9 y) n3 S. W& S7 [. j1 I

“为谁而活?”振聋发聩没有个人意志,委曲求全活着,不如按个人意愿尽兴活木鱼的话是对文本中的“我”、大洪、光头刚,甚至教授一样大多数茫然物欲化的否定,对大多数茫然活着的人的当头棒喝“你们一进来我就看见了村寨距离市区两小时车程,又小又偏,没有像样的建筑,也没有像样的人,我一个人打理这里,扫除、清洁,工作劳苦。

: P) \) `+ y$ o7 R

这跟你们的想象有距离你们设定我在此地受难,所以满含悲悯如果我说,我很享受,曾经在意的所有都被我排除在生命以外,你们信吗?你们会找一条通道把过去的我与现在的我剥离,确信我当真活在了当下,并享受当下吗?不,你们不会!”。

/ |3 R+ _6 F( Q7 j0 U N

距离市区两小时车程,建筑不像样,自己打理民宿一切——子非木鱼,安知木鱼之乐?“曼殊沙华热烈开放,如火似血,竭尽全力,挣出了血他以水管为权仗,做自己的王世人都说你象征生死两隔、永不相见,视你为彼岸花、幽灵花、黄泉路上的花。

; U6 e6 o# H, I! h6 A0 P, i

朕替你更正,你是自在花、圆满花、通往幸福的花”世间有深情有滥情滥情定辜负,深情不一定相守——彼岸花,花叶难相见,依旧深情作家梅钰另辟蹊径,除旧立新,通过更深一层的象征,赋予彼岸花新的意义,花还是那花,木鱼却不是原先的木鱼。

" R4 a& T; V2 b5 A2 b1 v- G6 K

四梅钰的小说开创了临汾文学的新局面《十二个异相》是她唯一的小说集,甫一亮相即引人瞩目“十二异相”不一定是人生怪相,是实实在在人生夫妻关系、母子亲情……还有一些热点问题,如众筹、网络的危害、老街上的人性回归等,描摹人生百态,状写人间百相。

' m" q+ T& a9 S: ?: e2 r

或许与她律师、记者身份有很大关系,梅钰写作触角独特尖锐讲述节奏适中,讲述故事迷人,正如她温情脉脉的天性她的小说艺术独创性在于,对小说写作范式的锐角开辟,摆脱传统小说叙述模式,打破事物发展变化的时序,通过因果联结巧妙引用许多西方文化叙述方式——意识流嫁接使用,主人公内心的披露,叙述视角的自由转换,使得情节叙述虽支离却不破碎,剪接灵活高超。

, X% e2 K a1 l

不论东方还是西方各种典籍的巧妙化用,各种手法游刃有余小说语言新奇诡谲,富有梅钰特质已从一板一眼中跳脱出来,语言内在成分复杂,有道理,有铺陈,有暗喻,有象征,有平地,有沟壑思维放荡不羁,富含哲理的语言遍地开花。

8 }5 D+ m- ?1 P! @+ [+ v* Q

观照《勐巴拉彼岸》,情节腾挪中,一个曾被众人似围观又似排挤,似被羡慕又被践踏的物欲化的人物,后来在出走中被西双版纳治愈的木鱼悄然塑造成型看似出走,实则是回归本体复杂的社会中,人物的清新化也许才是最终的归宿,生命的哲学给了读者更多的启示。

: R, E7 C. ~, |- J" r

作家梅钰是会讲故事有思想的小说家,《勐巴拉彼岸》无疑代表了她当前创作中一个方向与高度梅钰,原名郝晓梅,女,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9届高研班学员,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山西省“三晋英才”,作品发表于《山西文学》《黄河》《黄河文学》《海燕》等,曾获《黄河》文学奖,《海燕》人气作家奖等,著有小说集《十二个异相》。

+ l' P, `; B) v/ f, ]5 f2 u" e

END文学院联盟河北文学院重庆文学院太原文学院《山西文学》编辑部《黄河》编辑部《都市》编辑部敬请关注“文学院联盟”各省市文学院、杂志社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文学资讯▲向上滑动 责任编辑:王珊珊 张雅斐 图片提供:作者 网络

$ ]+ N+ |$ c6 t2 D. b6 x) S6 E

投稿邮箱: sxwxywx@163.com关注我们ˉ►文学|思想|视野|品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1 C5 Z. ]( \ k) y) ^; r - ]9 x) e3 l' I/ v. ^3 ?4 ]/ c/ _% H ) u3 Q9 |$ s! _ 4 o- w& g, A( t4 f O( C6 L2 R- g2 G$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触屏版Wap
    西双版纳天天游

    Www.xstty.Com

  • 微信客服Wechat
    扫描二维码

    添加本站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