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on - Fri : 09:00 - 17:00 西双版纳州景洪市沧江新区宣慰大道
访问手机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153-9393-8078

返回顶部
资讯
资讯
本版暂无简介
共有1万个话题
全站热门讨论
一起来回忆《雪中悍刀行》吧(六/红薯篇)(雪中悍刀行百度百科红薯) [复制链接]
xstty
2022-11-23 17:43:41   
: V: n- y: f: V3 ]) S2 q/ R J

世子殿下到敦煌城了,此处斜脸笑之前的章节,喜欢的可以去看看:超神的玉米:一起来回忆《雪中悍刀行》吧(一)超神的玉米:一起来回忆《雪中悍刀行》吧(二)超神的玉米:一起来回忆《雪中悍刀行》吧(三/李淳罡篇)

/ a/ x2 g) |" h. e" d( M- m! Q, G& F

超神的玉米:一起来回忆《雪中悍刀行》吧(四/李义山篇)超神的玉米:一起来回忆《雪中悍刀行》吧(五)49.脱了华贵蟒袍,徐凤年去了房间,倒头就睡红薯轻轻走来,坐在床头,听着轻微鼾声,有些心酸游历之前,他从来不曾打鼾的,这得有多累,才会如此?。

+ \0 K" h" f, G! C/ }* z/ O

侧身躺下,凝望着近在咫尺的安详脸庞,红薯轻声道:“公子,你是奴婢的了,只是奴婢一人的,不贪心,就一天也很好”敦煌城昼夜如同两个季节,昼热如酷暑,夜凉如深秋徐凤年醒来时,房中只有他一人,踩上靴子,有些饥肠辘辘,就去书案上拎起一盏铃铛,摇晃了几下。

- D! o& p3 _6 y% ^

有宫女姗姗而来,徐凤年用南朝语言吩咐道:“取几块地瓜来”宫女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她也不敢多问,只当是遇上了性情古怪的贵客,就去拿盘子盛放了几块地瓜回来徐凤年挥手示意她退下,然后捧了一堆书来到院外,先点燃熏透了新砍下的树枝,挖了小坑,这才去捂烤地瓜,新枝带水,不适合烤东西,这都是当年老黄教的。

6 s$ x# X: [- ]) x8 [

徐凤年坐在一条小绣凳上,啃着一块红心番薯,转头看到泫然欲泣的女子,她算是这座敦煌城的女皇帝了只听她呜咽哽咽道:“公子,这就是你说的吃掉红薯?你说话不算数!”徐凤年张大嘴巴,有些无言以对红薯显然精心装扮过,狐媚迷人,这会儿梨花带雨,就更诱人了。

- O/ V2 U+ u' C }* B/ b5 f

徐凤年一脸无奈道:“急什么,都说饱暖才有气力思淫-欲啊,就不许我吃过了红薯再吃红薯?你也太不讲理了”红薯破涕为笑徐凤年捧着几块红薯入了房子,递给她一块,红薯摇了摇头徐凤年一边吃一边柔声道:“游历的时候,每次好不容易吃上烤红薯,我就都会想啊,回了家,一定要给你改名字,红麝红麝什么的,哪里有红薯讨喜,捧着暖手,吃着暖胃,想着还能暖心,是吧?”。

- {, q+ ~, R7 Z0 d

红薯红着脸女为知己容,之前化妆耗费光阴无数,也是值得的女为知己脱,之前穿戴锦绣繁琐,也是欢喜的也许是离得太近,朝夕相处太久了,当红薯被褪尽衣衫时,徐凤年才知道她的好,是如何超乎想象他身下是一块泛起清香的羊脂美玉。

$ P( ~& n$ l* T' o1 t# Q

君子德如玉,女子身如玉他手指寸寸摸过,她身体敏感,轻颤不止,便就有了一幅殃及池鱼后的灵活春-宫图:那一对硕大双峰倔强抖动着往下时,竟是泥泞不堪红薯双手捧住脸,不敢见人,也试图去抑住那些喉咙小嘴儿溢出的细微呻吟。

" Q5 U) v$ W3 K$ M

徐凤年俯身咬住她的耳垂,轻声道:“想不想苦尽甘来”红薯将他的脑袋往下一拉,挤压在她胸间春宵一刻值千金一场鱼水之欢,不过对女子而言,第一次大多刺痛难耐,身体上谈不上任何愉悦,至于那些所谓初尝滋味当晚便愈战愈勇的,在徐凤年看来不是女侠就是女英雄了,几乎是不可能的。

1 G7 J& H5 f4 T

但是四肢绷紧如弦的红薯瞧着则是好似愉悦到了极致,心理上的快感,显然远远盖过了那些疼痛她不再遮掩,使劲盯住在她身上劳作的徐凤年,脸色潮红如粉桃,双腿双手缠住他的修长身躯,一头青丝散乱在枕头上,衬托得她身体愈发白玉腴美,当徐凤年趴在她身上不动弹时,灵巧小舌舔着他的脸庞,寻衅问道:“公子,还行吗?”。

. z2 y9 t' u# ^) b# `) K5 o+ K% K4 q

“别问这种讨打的问题”“公子,你尽情鞭打奴婢,莫要怜惜”“肯定会遂了你心愿”一刻千金,这会儿估计花去好几千黄金了梅开二度以后,不知疲倦,身下女子香汗淋漓,仍是没有半点求饶的迹象渐入佳境“公子,都是第三次了。

1 Q; q( p1 D; P' G7 f

奴婢真的要死了”“这下子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死去活来了?来,翻个身”女子如泣如诉,媚眼如丝,“公子,这姿势,羞人啊……”再无言语,只闻喘息徐凤年做了一头勤恳耕田的老黄牛,终于累得不行,做了个翻身下马的动作,两两侧身相对视,徐凤年看到她胸口的凌乱指痕,握住一只倒扣胸前的丰硕春笋,有些愧疚道:“疼不疼?”。

3 [. }; }( i8 Q, N% k$ |' [

红薯反问道:“公子累了?”徐凤年也不打肿脸充胖子,五指微微用上力道,长呼出一口气,“真当我金刚不败了?”红薯呢喃了一声,脑袋轻轻后仰,一根手指伸入嘴中徐凤年笑骂道:“总算知道什么是祸水了”她突然坐起身,披上衣裳,说道:“公子等会儿。

6 H" p/ Z1 v3 o8 s

”徐凤年不明就里,只好转身侧卧,看着她打开一间密室,走入其中,片刻后再走出徐凤年目瞪口呆她披上了一袭金黄龙袍黄袍之下,是那空无一物的光景啊红薯没有走去大床,而是走到窗口小榻前,双手搭在榻上,弯腰转头,然后一只手撩起袍子,对公子媚笑。

& V4 d+ E3 ~# ^! q

徐凤年自言自语道:“让我死了算了”男人赢了江山,赢了美人,不过任你豪气万丈,多半是还要在床榻上输给女子的任劳任怨的徐凤年总算没死在女子肚皮上,主要是红薯没舍得,临了娇笑着说是放长线钓鱼,慢慢下嘴入腹不过徐凤年精疲力竭,躺在小榻上气喘如牛,没力气去反驳。

3 V- ~ L% p. w, f

红薯也不好受,嘴硬而已,她穿上那一袭金黄龙袍后,被徐凤年按住纤细小腰,难免多有褶皱,再加上她汗水流淌,头回给人穿上的黄袍肯定得好生清洗一番才行,暴殄天物,莫过于此尽情尽欢**过后,袍子黏糊,红薯脱下后丢挂在架子上,依偎在徐凤年怀里,一起望向窗外如同一只大玉盘的当空明月,以前梧桐苑里的丫鬟们一起陪同世子殿下中秋赏月,都是绿蚁黄瓜这些争风吃醋喜欢摆在脸上的二等丫鬟,猜拳赢了就去他怀里,红薯只会柔柔笑笑坐在不远不近的地方,伺候着那个有一双漂亮眼眸的年轻主子,她们喜欢他的多情,喜欢叽叽喳喳聚头说些他在外头如何沾花惹草了,然后个个气呼呼幽怨,想不明白怎就舍近求远,去青楼勾栏里头临幸庸脂俗粉,唯独红薯钟情他的凉薄无情。

8 B, o4 d$ l8 ]: c- G% y8 ^; i

她贴在他心口听着心跳,笑而不言语她胸口的两团白玉鸽子丰硕而不坠,一团受了挤压,仍是饱满滚圆,那一粒粉嫩葡萄,如同造化之物的画龙点睛之笔,此时有意无意摩挲之下,又翘了几分她身子酥软如玉泥,望向公子徐凤年缴械投降道:“女侠饶命。

) f8 a$ Z. \& ~: v7 R

”红薯瞥了眼徐凤年的腰下,俏皮地伸手一弹,笑道:“奴婢在六嶷山上初见公子,还有些纳闷为何明明练刀却去背剑,现在知道了,公子剑好,剑术更好”徐凤年无奈道:“别耍流氓了”红薯轻声道:“远在数千里以外,谁都不认识我们,真好。

& f" D J: G: l, I: U5 T) e# Y, }

”徐凤年才坐起身,熟稔公子脾气的红薯披了件绸缎子外裳,下榻去拿过底衫,回榻后半跪着帮他穿好,戴好紫金冠,再伺候穿上那件紫金蟒衣,她两根手指捻着紫金冠的丝带,站在他身前,眯眼笑道:“公子,真的不做皇帝吗?”

9 O7 V; R4 r* t( P' {- ^8 x

徐凤年摇头道:“要是做皇帝,尤其是勤政的君王,别的不说,就说咱们耕作的时候,就会有太监在外头拿着纸笔记录,若是时间长久了,还会用宦官独有的尖锐鸭嗓子体型皇帝陛下珍重龙体不是很扫兴?不过要是做-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君,一旦亡国,你瞧瞧那件龙袍的旧主人,不说嫔妃,连皇后公主都一并成了广陵王那头肥猪的胯下玩物,西楚的皇帝皇后,也就是运气好,碰上了徐骁,换成顾剑棠燕敕王这几位,你看看是怎样的凄凉场景。

3 b) i8 u* M: p; N

”红薯叹息一声徐凤年平静问道:“听师父李义山说仍有皇帝宝座轮流坐明天到我北凉军的‘余孽’,还说这些人既是忠心耿耿又是冥顽不化,以后可以成为我对付陈芝豹的中坚力量,那你算不算一个?”红薯抬起头,与他直视,眼神清澈,摇头道:“奴婢没有投了哪家阵营派系,只听公子的。

: F2 d; {1 ]7 L t5 }

”徐凤年自嘲道:“才欢好过,说这个是不是很煞风景,有拔鸟不认人的嫌疑?”红薯笑脸醉人,使劲摇头,“奴婢最喜欢公子的这股子阴冷,就像是大夏天喝了一碗冰镇梅子汤,透心凉,舒爽极了”徐凤年伸了个懒腰,“你已经病入膏肓,没得治。

5 c- k! X1 `6 d: X4 E' z

要不出去走走?会不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给你惹来麻烦?”(此处只有斜脸笑)50.三十几名身披重甲的黄金甲士也加入队伍红薯笑了笑,自己有了一场好隆重的死法死之前总要拉上几百人去陪葬如此一来,敦煌城就彻底干净了。

l# z: ~$ s- W4 Q, |4 M

到时候就轮到连她都不知底细的北凉势力开始接手上一次出北凉时,听潮阁李义山面授机宜,便是如此算计的,步步不差,她毫无怨言出了北凉,就再不回北凉红薯回首望北公子走好她却不知,敦煌城大门一名书生模样的负剑年轻人,面对五百骑兵,一夫当关,为她独守城门。

- E6 }- k& h* J* p5 ^# M

(读这一段,看到最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51. 在五十步外拨转马头的茅柔脸色阴沉,怒喝道:“结阵”徐凤年身形后掠,将背后偷袭的一骑撞飞,脚尖踩地,潇洒后撤,撤出即将成型的包围圈长呼出一口气,抽出春秋剑右手握剑,剑尖直指五百骑,左手竖起双指并拢。

6 W" W7 ^( N/ J L l, J6 m

开蜀茅柔怒极,沉闷下令道:“杀!”她眼中那一人,一人一剑身前五百骑,身后是城门徐凤年不动如山哪怕魔道第一人洛阳驾临,敦煌城也只是一人对一人徐凤年习武以前还有诸多对于江湖的美好遐想,但是真正疯魔习武以后,就从不想去做什么英雄好汉,但既然身后是自己的女人,别说五百骑,五千骑,他也会站在这里。

# n( W8 c' L: ~2 D

我死前守城门教你们一步不得入!52.陶勇有些怜悯地望向那名妖艳女子,“敦煌城台面上就只有这么些人,就算你还有一些后手,也扭转不了战局需知马上还有五百铁骑入城!嘿,可惜了这副皮肉囊,真是便宜姓茅的老玩意儿。

; }$ v) o# S1 }* y: _

”红薯形单影只,站在空落落的宫门前伸出一指,重重抹了抹天生猩红如胭脂的嘴唇她由衷笑了笑,可惜没大雪,否则就真是白茫茫一片死得一干二净就当红薯准备出手杀人时,人海渐次分开五百骑不曾有一骑入城,只有一人血衣背剑拖刀入城。

1 g; x: N( |" g3 w* O) p

一身鲜红,已经看不清衣衫原本颜色他手中提着一颗女子头颅这名背剑拖刀的年轻人丢出头颅,抹了抹满脸血污,说道:“这娘们好像叫茅柔,说只要杀了我,就给他手下吹箫,我就一刀搅烂了她的嘴巴,想来这辈子是没法子做那活了。

2 N8 G$ O' n* p. g2 M3 e" t

”然后他指了指红薯,“她是老子的女人,谁要杀她,来,先问过我”53.茕茕孑立在宫门外的红薯一袭锦衣无风飘摇,眼眶湿润,眼眸赤红,五指成钩几乎刹那入魔她亲姑姑死时,都不曾如此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背负眼熟书箱的中年男子,对她摇了摇头。

4 W7 A8 ^: [3 _& p& `; b, l5 P

红薯的锦缎大袖逐渐静止下来场上,众人只见那名血衣男子好像是咧嘴笑了笑,然后说道:“放心,我没能杀光五百金吾卫,就杀了两百骑宰了这个茅柔后,三百骑就逃散去”就杀了两百铁骑54.徐凤年抹了抹嘴角渗出的鲜血,伸出一根手指旋了旋,有双剑绕指飞掠如小蝶,问道:“我再刺他一眼,这次你如果还是拦不住,下一次就轮到你了。

: E% E z x! [; e* \5 o

”陶勇二话不说,干净利落地收回铁胎大弓徐凤年自然轻而易举地驭剑刺透茅锐手掌,刺破另外一颗眼珠,笑道:“我的女人,好看吗?可惜你看不到了”分明是笑,可他那一身鲜血浸染的红衣,还有那扭曲的英俊脸孔,实在是让人着颤栗心寒。

* T/ c8 R2 [$ g# F

徐凤年不急于杀死茅锐,归鞘春雷立在地上,双手搭在刀鞘上,问道:“谁敢与我一战?!便是群殴也无妨,老子单挑你们一群!”这实在不是一个能逗人发笑的笑话这名原本只被当做宫中裙下面首的年轻人,满身血腥渗出的滔天戾气。

2 Q2 A$ {7 P& m* J) k P

还有那几乎所向无敌的剑气和刀意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老一辈枭雄都感慨,生子当如此!当时城外,明明可以驭剑的年轻书生竟然拔刀,杀人如麻后,一刀刺入躺在地面上的茅柔的嘴巴,扭动刀锋搅烂,不忘记仇地对着尸体说了句“让你吹”。

2 |" T; y! x4 _6 z7 J4 M6 |

大半仍有战力的金吾骑兵彻底崩溃,开始疯狂逃窜徐凤年不去追杀这些做散兵游勇奔走的骑卒,割下茅柔脑袋,提着蹒跚返身,见城门口站着一名干净清爽的文雅男子,徐凤年默不作声,春秋即将出鞘男子挡下一剑后平静说道:“在下徐璞,北凉老卒。

+ C! `8 V- O' e7 v1 @5 i

来敦煌城之前,都算是朋友李义山的死士”杀红了眼的徐凤年微微错愕,问道:“徐璞,当年北凉轻骑十二营大都督徐璞?”男子单膝跪地,嗓音沙哑,轻声道:“末将徐璞见过世子殿下”北凉王府,不去说徐骁那些见不得光的死士,除了镇压听潮阁下的羊皮裘老头,深藏不露的剑九老黄,接下来就是这位素未蒙面的徐璞了。

% v" x! v( {. Q' f$ _" K( N/ M# ]0 M

他的身份极为特殊,曾经官拜正三品,在军中跟教出兵仙陈芝豹的吴起地位相当,两人北凉三十万铁骑里的声望堪称伯仲之间,不过徐璞的形象更倾向于儒将,至于后来为何弃官不做,成了死士,注定又是一段不为人知的秘辛徐璞眼神真诚和煦,帮忙背起那只曾经藏有春雷刀的书箱,笑了笑:“殿下放心调息便是,虽比不得殿下英武,徐璞到底还剩下些身手,沿街一路北去,断然不会有人能打扰。

& U: l/ ~6 S) h6 T, _- t4 Z

”挥出不下六十记一袖青龙的春雷刀,已然斩杀将近两百骑,此时在主人手中颤动不止,可见已经到了极限,徐凤年捂住胸口,缓了缓气机,皱眉问道道:“不会让徐叔叔身份暴露?”徐璞摇头道:“无关紧要了,今天按照李义山的算计,本来就要让敦煌城掀个底朝天,末将肯定要露面的。

0 q, k' t% ^, }+ |$ g

原本殿下不出手,事后末将也一样会清理掉”徐凤年缓缓入城,听到这里,冷笑道:“那时候徐叔叔再去给红薯收尸?掬一把同情泪?”徐璞神情不变,点了点头察觉到他的勃然杀意,徐璞隐约不悦,甚至都不去刻意隐藏,直白说道:“殿下如此计较这些儿女情长?”。

+ C+ r/ S3 t( _3 H! G( _

徐凤年缓步入城,一个字一个字平淡道:“放你娘的臭屁!”徐璞并未出声沉默许久,大概可以望见巨仙宫的养令斋屋顶翘檐,徐凤年好像自说自话道:“我今天保不住一个女人,以后即便做了北凉王,接手三十万铁骑,你觉得我能保得住什么?”。

- Z' C7 O& h P, {+ S

徐璞哈哈大笑,整整二十年啊,积郁心中二十年的愤懑,一扫而空,笑出了眼泪徐凤年疑惑地转头了一眼徐璞收敛神色,终于多了几分发自肺腑的恭敬,微笑道:“当年李义山和赵长陵有过争执,李义山说你可做北凉王,赵长陵不赞同,说陈芝豹足矣!外姓掌王旗也无妨。

$ V! z+ ?# T" Y/ Z6 r

”徐凤年扯了扯嘴角,实在是挤出个笑脸都艰难,若非那颗当初入腹的两禅金丹不敢肆意挥霍,一直将其大半精华养在枢泉穴保留至今,这一战是死是活还真两说,好奇问道:“那徐叔叔如何?”徐璞眯眼望向城内,满脸欣慰,轻轻说道:“在徐璞看来,殿下选择站在城门口,胜负仍是五五分,可走入城中以后,李义山便赢了赵长陵。

( b. B6 M: o: ^6 G

”徐璞突然说道:“李义山断言,吴起绝不会惦念亲情而投靠殿下,此次赶赴北莽,殿下可曾见过?”徐凤年脸色阴沉,“兴许我没见到他,他已经见过我”此时场中,寂静无声,落针可闻,竟是无一人胆敢应战不知何时,试图围攻巨仙宫的茅氏等多股势力,报应不爽,被另外几股势力包围,堵死退路。

5 _' p- P) H6 f

除了仍然沉得住气的补阙台在外,宇文家,端木家等等,都不再观望,可谓是倾巢出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什么联姻亲情,什么多年交情,什么唇亡齿寒,比得上铲除掉这帮逆贼带来的权力空位来得实在?徐凤年望向那些江湖莽夫,冷笑道:“要银子是吧?茅家给你们多少,巨仙宫给双倍,如何?”。

) b- \0 U, R2 B6 `5 b

徐璞笑着放下书箱,开始着手杀人他作为北凉军六万轻骑大都督,亲手杀人何曾少了去?徐凤年负剑提刀前行,大局已定,更是无人敢拦,径直走到锦衣女子眼前,抬起手作势要打她泪眼婆娑,根本不躲红薯死死抱住这个红衣血人,死死咬着嘴唇,咬破以后,猩红叠猩红。

% ~: O+ {5 \5 G) P! S2 N+ U% D. v( N0 P

徐凤年只是伸手捏了捏她脸颊,瞪眼道:“你要死了,你以为我真能忘记你?做丫鬟的,你就不能让你家公子省省心?退一步说,做女人的,就不能让你男人给你遮遮风挡挡雨?”55.徐凤年望向宫外的血流成河,叹了口气,暗骂自己一句妇人之仁,矫情,得了便宜卖乖。

0 M% J8 V# u# `* Z

提着书箱起身往宫内走去,红薯当然要留下来收拾残局她望着这个背影,记起那一日在殿内,她穿龙袍坐龙椅,一刻欢愉抵一生此时才知道,跟姑姑这样,在选择一座孤城终老,为一个男人变作白首,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徐凤年突然转身,展颜一笑。

: `# a" Q/ {, J& r* f1 r+ f. y

红薯刹那失神,不知此生他最终到底会爱上哪一名幸运的女子,姜泥?红薯打心眼不喜好这个活着就只是为了报仇的亡国公主,她觉得要更大气一些的女子,才配得上公子去爱当然,这仅是红薯心中所想,至于公子如何抉择,她都支持。

8 |9 p7 o5 G$ }

(这几段看得鸡皮疙瘩都要起几次- -,敦煌城这一段是我在雪中里面非常喜欢的一部分,也是看着很爽的一部分世子殿下最是无情,又最是至情当他站在城门外独挡五百铁骑,死守城门,叫他们一步不得入的时候;当他提着头颅从人群中走出,指着红薯说他是老子女人的时候;当他捏着红薯的脸颊,瞪眼教训红薯的时候,那个无情的男人最是至情啊。

3 y& [# ?7 f+ J3 J, q5 W0 h1 j

)今天先到这里,溜啦。大家都看到哪了喜欢的点个赞喽

& L$ l# G5 W0 q1 ? . x5 W. P+ X" T7 R 0 h2 c8 a4 q: h/ F; m* X/ y0 Y% y ?- m: l& B+ L- @% f6 J" ?1 N / l9 Y! m! B9 d. S7 C7 U0 o! 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触屏版Wap
    西双版纳天天游

    Www.xstty.Com

  • 微信客服Wechat
    扫描二维码

    添加本站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