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1|回复: 0

[茶余饭后] 孰知茶道全尔真,惟有丹丘得如此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参加活动:10

组织活动:20

发表于 2018-8-28 20:02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省陆羽茶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因喜欢品茶,而与茶结缘的草根学者。潜心茶文化20余年,收藏研读了逾百部茶学典籍,著有《三昧境茶道》、《中国茶道艺术研究》等专著。

     盛夏的一个午后,我们如约来到一所静谧清幽的茶舍,湖北省陆羽茶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易德洲先生,已在此等候。初见易先生,他身着乳白色中式对襟短褂,戴着金丝眼镜,谈吐谦和,温文有礼。走进茶舍,抬头可见一幅清秀小楷所书写的《茶经》,挂在最显眼处,这幅作品正是易先生所书。

     沏一杯香茗,易先生谈起茶圣陆羽的生平典故,如数家珍。“茶道起源于唐代,由茶圣陆羽倡导,由茶僧皎然命名,由茶师常伯熊演绎,由进士封演记叙,从而形成了完整的茶道艺术体系。”论及“茶道源自中国”这一观点时,他拿出一个大背包,里面装满了茶学典籍,翻开其中最厚的一本,几乎每一页都有他用红笔作的批注,有些书页已经翻得卷起了角……

     占卦得名 别佛从茗

     问:陆羽,字鸿渐,世称陆文学,唐竟陵(今湖北天门)人,是中国茶文化的奠基人。据说,陆羽自幼在寺庙长大,他的身世颇有些传奇吧?

     易德洲(以下称易):陆羽终生未娶,孑然一身,执著于茶的研究,用心血和汗水铸成不朽之《茶经》。茶道之形成,陆羽功莫大焉。关于其出身,清道光年间编的《天门县志》中,有段记载很有传奇色彩:“或言有僧晨起,闻湖畔群雁喧集,以翼覆一婴儿,收蓄之。”这段话,是说当时龙盖寺的智积禅师早起散步,听见群雁喧闹,循声走去,发现有3只大雁用羽翼护着一个婴儿,于是智积把他抱回寺中收养。

     但在《全唐文》里,收录了陆羽本人写的《陆文学自传》,其中提到,“字鸿渐,不知何许人,有仲宣、孟阳之貌陋;相如、子云之口吃……始三岁,茕露,育乎大师积公之禅院。”按此理解,陆羽相貌丑陋且有口吃,但并非一出生就被遗弃,而是长到3岁,才被积公收养。再从“茕露”一词理解,说他孤苦伶仃,瘦骨嶙峋,大概是因为家中穷苦,才被遗弃。

     另据《新唐书·陆羽传》记载,“以《易》自筮”,占得“渐”卦,卦辞曰:“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于是按卦词由智积禅师定姓为“陆”,取名为“羽”,以“鸿渐”为字。这便是陆羽姓名的由来。

     关于陆羽的出身,一直以来都是“三岁说”和“弃婴说”两说并存。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确是被智积禅师收养,后来在寺院长到10多岁才离开。

     问:在寺院中长大的陆羽,为何没有出家为僧,又是如何与茶结缘呢?

     易:陆羽虽长在庙中,却不愿终日诵经念佛,而更喜欢吟读诗书,所以没有落发为僧。他自幼好学,为智积禅师奉茶,做一些杂务。在寺院生活到十一二岁,陆羽决心别佛从茗,下山求学。为了生计,他先到一个戏班子学戏,当了优伶。他虽其貌不扬,又有些口吃,但诙谐善辩,扮演“假官”角色很受欢迎,还会编写剧本。

     公元746年(天宝五年),河南尹李齐物被贬到竟陵当太守,县令要陆羽所在的戏班子演戏为太守洗尘。太守看了陆羽演的“参军戏”后,很赏识他,送给他一些诗书,介绍他去天门西北火门山邹夫子处就读。读书之余,陆羽也常为邹夫子烹茶煮茗。

     以茶会友 品泉寻味

     问:水是茶之母,无水不可论茶。没有好水,便无法泡出好茶的滋味。身为茶圣,陆羽不但会品茶,更善评泉,能介绍一二吗?

     易:陆羽20岁时,碰上礼部员外郎崔国辅被贬竟陵司马,便以茶会友,同崔国辅交游3年,“谑谈永日,相与较定茶水之品”,同时在其指导下学习经史和诗赋,学识大有进步。

     公元754年(天宝十三年)春天,陆羽拜别崔公,出游河南义阳和巴州峡川。这年清明,他赶到了义阳郡(今信阳地区),随后到了巴山,采制品尝了“巴东真香茗”。接下来的几年间,陆羽在荆楚、巴蜀山谷访问茶园的同时,沿着江淮、汉水流域开始了他的鉴泉品水之旅,用双脚丈量了中国的6大茶区。

     他在宜昌品尝了峡州茶和蛤蟆泉水,并将此泉评为“第四泉”;又由黄州至蕲水(今浠水县)品兰溪石下水,后列为“第三泉”;再登庐山,品庐山观音桥畔的招隐泉,评为“第六泉”,而庐山康王谷帘泉,则因清冽香甜被评为“第一泉”……在他后来写就的《茶经》中,一共品评天下名泉20种。

     公元760年,陆羽游抵湖州,先与同好茶道的诗僧皎然同住杼山妙喜寺,结成“缁素忘年之交”。不久,他移居苕溪草堂,潜心著述。其间,他还结识了颜真卿、李冶、孟郊、张志和、刘长卿等名士。公元765年,陆羽根据多年研究所得,写成《茶经》初稿。

     问:根据陆羽的品泉经验,《茶经》中对于水品的选择提出了哪些标准?

     易:陆羽在《茶经》的《五之煮》与《六之饮》两章里,将水品的选择、水品优劣对茶品的影响,都放在十分重要的地位。他指出,烹茶选择水源,以山泉水最好;江水次之;井水较差。饮用泉水时,应选用从钟乳石之间渗流而出,且经石池澄清,缓流漫溢的乳白色泉水为最佳;至于瀑涌的喷泉水、急流湍漱的山涧水,都应谨慎食用,如长期饮此水,会导致颈部疾病。另外,山谷中由支流泉溪水汇成的死潭水,可能有动物遗毒其间,如要饮用可先挖开导流水口,让恶水流走,使新泉得以细细流动,方可汲水煮茶。

     陆羽谈及自己的访茶品泉活动,曾写道:“拜井孤城里,携笼万壑前。”皎然曾在访问陆羽不遇的诗中写道:“何山赏春茗,何处弄春泉,莫是沧浪子,悠悠一钓船。”这些诗句生动地说明了陆羽把访茶品泉视为生活的第一需要,已达到如醉如痴的程度。

     用心伺茶 九难不难

     问:《茶经》中“茶有九难”一说,详细介绍了从制茶到品茶的九道程序,这是关于中国茶道最早的论述么?

     易:《茶经·六之饮》中说:“茶有九难,一曰造,二曰别,三曰器,四曰火,五曰水,六曰炙,七曰末,八曰煮,九曰饮。”“九难”是陆羽总结的中国茶道的九道仪式,并规范了系列化的艺茶标准,包括水的标准、茶的标准、煎煮的标准、分茶的标准等。

     陆羽认为,采摘茶叶应在农历二、三、四月之间,采茶时机也有讲究:天气下雨不能采,天晴有云不能采,要等到天晴温度舒适的时候采摘。陆羽的“造”,是以蒸青工艺为基础制作的饼茶。这种形式的茶,在中唐时期,是我国成茶的主要形式。

     茶艺不仅是一项物质活动,更是精神艺术活动,在“器”方面,不仅要好使好用,而且要有条有理,有美感。陆羽在《茶经》中对茶器进行了规范与发展,研创了“二十四器”,如炙烤茶饼用到“风炉”、“荚”,碾碎茶饼用到“碾”,过筛茶末用到“罗盒”,煎煮茶汤用到“鍑”、“竹荚”,装熟汤用到“熟盂”等。但茶器若是沾染了有膻味、有异味的东西,则不可使用。

     问:这些成套的器具和程序,让喝茶成了一种仪式。

     易:对茶人而言,正式茶宴尊崇礼仪,是饮茶至好至精的必然过程。用器的过程,也是享受制汤、造华的过程。中国古代茶人,用这样细腻的描述,体味自煎自食的乐趣,也体现礼仪之邦的茶道标准。当然,陆羽在《茶经·九之略》中也特别说明,使用器具也要因地制宜、因势而异,如在山野之地条件不许可,则可相应省略部分器具。

     陆羽认为,“饮”是人生大事,尤其饮茶不可一日或缺。他强调,茶不是一般的止渴饮料,也不同于酒精类饮料,而是一种可以“荡昏寐”,能够消睡提神的饮料。饮茶的正确方法是:热饮。煮好的茶汤香气浓郁,鲜爽甘甜,热饮会喝到浮在茶汤上面的精华。

     从“造”难到“饮”难,陆羽所言“九难”之难,其实难在用心。懂得这一点,才能品出每杯茶汤的醇厚美妙。

     精行俭德 茶道境界

     问:陆羽是才子,不仅开创了中国茶道,也留下了很多诗文,能谈谈他的代表诗作么?

     易:陆羽生活在安史之乱的时代。面对祖国山河破碎,人民流离失所,他写出了忧国忧民的《四悲诗》:“欲悲天失纲,胡尘蔽上苍;欲悲地失常,烽烟纵虎狼;欲悲民失所,被驱若犬羊;悲盈五湖山失色,梦魂和泪绕西江。”

     得知智积禅师圆寂的消息后,陆羽失声痛哭,写下了传诵千古的《六羡歌》:“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者,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这首诗既表明了陆羽对茶道的追求,也寄托了他对恩师的深切怀念。《茶经》付梓后,陆羽名满朝野,皇帝封他为“太子文学”,他婉辞圣命,又封他为“太常寺太祝”,他拒不上任。以一首《戏作》表达自己的淡泊与清高:“乞我白万金,封我异姓王;不如独悟时,大笑任轻狂。”

     陆羽和《茶经》,在唐代上层士大夫、文人雅士中间,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白居易、元稹、柳宗元、刘禹锡、杜牧等唐代著名诗人、文学家,不仅以参与茶学研究和品茗活动为时尚,还积极投入了茶诗、茶赋的创作行列。伴之而来的,唐代中后期的诗坛上,出现了一个以饮茶、品泉为题材的茶文学创作高潮。

     问:陆羽在《茶经》中,提出饮茶最宜“精行俭德”,该如何理解茶道与精神修为之间的关系?

     易:陆羽自幼长在佛门,佛教认为“心为身主,身为心用”,修身养性的核心就是“心定”。出家人通过坐禅念经达到“心定”,尘俗中人则可借助茶道的仪式修身养性。之所以说“二十四器,缺一则茶废”,指的是茶人在茶席中,心作用于手,手作用于器,心随器转,按茶道的程序,操作每一件器具,人、茶、境、心、手、器和谐一致,摒弃杂念,达到宁静的境界。若缺少了器具,仪式不完整,动作乱了,人心就会散,达不到修心的目的,茶也就“废”了。

     《茶经》绝不只是一本关于茶叶的农书,它对茶物质和茶精神进行了全面、科学、系统的论述,这些观点和总结,即使穿越千年,仍具有深远意义。所谓“精行俭德”,是通过茶道,修正人的行为,完善人的德行,使人的行为“精”德行“俭”。《茶经》中所记录的“以茶代酒”、“清茶待客”、“桓温性俭”等典故,正是“精行俭德”的实践和印证,也告诉人们:茶俭,人俭,德俭,茶道即人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